维帝厄斯·莫尔戈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群星会?”众夫纷纷把目光投向阿瑞斯,萨里斯不解地问道。
    “不、不会吧……你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阿瑞斯故作惊讶地捂住嘴巴。
    “毕竟我们不像白羊阁下这样,得以时时刻刻陪在所爱身边。”莱弗勒抱胸笑吟吟地说。
    格米伊更直接,看着阿瑞斯做作的模样,他上去就是一脚:“少在这里装模作样,你说是不说?”
    “我说!我说行了吧。”  阿瑞斯委委屈屈地揉了揉被踹得发痛的手肘,从奥古亚力斯身后站出来,“群星会和‘星辰议会’一样,都是星主们亲自参与的活动。不过,群星会更注重娱乐性一些,星主们可以携带各自的星主备选人参加,以便星主备选人上台前互相了解。‘星辰议会’是星主们之间的正式大会,但群星会会额外举办舞会、宴会、狩猎活动之类的,这种方便交际的活动。”
    “看来以后得像白羊一样,多缠着她些才行,不然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特鲁斯苦笑着用手指搓了搓额头。
    “不找到她,一切都白搭。”派西斯抱胸冷笑,“既然找到了方向,就赶紧派人前往莫尔戈斯星域。”
    “我亲自去。”威尔戈黑着脸说。
    “我也要去!”  阿瑞斯高高地举起手,在半空中摇晃,兴冲冲地说,“正好我的星宫最近没什么大事发生。”他还在奥古亚力斯的肩膀后推了一把,奥古亚力斯愣了一下,很快明白过阿瑞斯的意思,紧握起拳头:“我……”
    “既然要面见的是莫尔戈斯的星主,还是有诚意点比较好。”看着犹豫不决的奥古亚力斯,莱弗勒笑着提议,“不如大家一起去吧,星宫的事姑且交由四个侍相处理,眼下还是奥亚的去向比较重要一些。”
    克里恩和赛提尔对视一眼,克里恩点头,道:“可以。”赛提尔垂下眸子,哑声道:“人是我弄丢的,我自然要去。”
    “管你们去不去,我是非去不可的。”格米伊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眼底的皱纹随着嘴巴的弧度扯动着,自从奥亚走后,他眼底似乎又增添了几道沧桑的痕迹。
    他很快沉默下来:“无论奥亚藏在哪里,掘地三尺我都会把她找出来,然后亲自把她迎回来。”
    “我和双鱼也将一同前往。”凯瑟点了点头,派西斯静默无言,权当默认了凯瑟的说法。
    莱弗勒向萨里斯投去一瞥,萨里斯低头苦笑:“不必这样看我,自从爱上她之后,我哪还有其他选择。”
    特鲁斯望了里欧一眼,里欧朝他点点头,特鲁斯当即拍板决定:“那就这样决定了,大家一起去见莫尔戈斯星主,水瓶,你也别再犹豫下去了,有这闲空犹豫不如早点把事情安排好,免得生乱。”
    “……好。”奥古亚力斯屈服了。
    莫尔戈斯星域,星主宫,星主殿。
    沿着宫殿的走廊,绒布帷幔随着微风摇曳,宛若银河流动。走廊两侧,雕刻细致的白银雕像屹立,仿佛守护神般凝视着每一位踏入的贵客。
    走进宫殿内部,一切皆是极尽璀璨的奢华。高耸的穹顶悬挂着华贵的水晶吊灯,每一颗水晶都晶莹剔透,犹如外头的星辰一般熠熠生辉。
    侍相们身着华美的银边长袍,端庄而恭敬地立于两侧。上首立着的是莫尔戈斯的星主,他银色的齐肩发与整个宫殿相得益彰,灰黑色的剑眉斜飞入鬓,一双蓝眸中流淌着寒意,如寒冰般凛冽。身披雪白色的绒袍,银色的胸章上点缀着海蓝色的宝石,一根链条悬挂其上,与另一半披风相连。
    “你们的舰队不是已经来我的星域仔细搜查过了吗,结果什么都没搜出来。”莫尔戈斯星主维帝厄斯·莫尔戈斯手握华贵的银色权杖,背对着众人,“既如此,来找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尊敬的冕下,感谢您先前的理解与接纳,我等此番虽然同是为我星星主而来,却是有一些问题需要向您请教。”
    “哦?”维帝厄斯转过身来,深蓝色的眼眸幽幽地望向众人,“你们有什么问题?”
    “曾听我星星主说起,您与她参加过同一场群星会,”萨里斯向前一步,说道,“不知您们在那时是否已然产生交集?”
    维帝厄斯没有立刻回答萨里斯的话,他淡淡地上下扫视萨里斯几眼,问:“你是萨里斯·莉昂埃特?”
    萨里斯愣了一下,答道:“是。”
    “莉昂埃特智慧的结晶,我知道你。”维帝厄斯平静地说,“奥亚有你,是她的幸运。”
    萨里斯心头惊异于莫尔戈斯星主对奥亚的亲昵称呼,不过他面上不显,只是恭敬地辞谢:“冕下过誉了。”
    “是否过誉,我自有分辨。”维帝厄斯表情没什么波澜,“她能有你这样的人作为左膀右臂,定会减少不少烦心事。”
    维帝厄斯用的不是假设词而是判断词,他毫不掩饰地自己对萨里斯的赞美,虽然不知缘由,但这番对话下来其实也含蓄地回答了刚才的问题——他确与奥亚有旧。
    莱弗勒也往前迈出一步,说:“不知我星星主可否向您提起过列弗朗星域?亦或冕下可否曾闻及我星星主同列弗朗星主之间的渊源?”
    维帝厄斯转而看向莱弗勒:“你是莱弗勒·莉昂埃特?”
    莱弗勒:“是的,冕下。”
    “我也听说过你,你所管辖的天秤星宫商业化程度很高。”维帝厄斯淡然开口,“我的星域出产的医药,在你那里往往能卖个好价钱。”
    莱弗勒微笑着回应:“我谨代表天秤星宫,衷心感谢您将药物提供给我们,您的心意对我们来说异常珍贵。”
    维帝厄斯点了点头。接连夸了两个人后,他终于谈到了正题:“我的确在群星会上便与奥亚相识,同她有过一些交流,至于列弗朗现任星主——戴昂与她毫无关系,但现今的列弗朗星域确与她有几分渊源,……准确来说,是某些建筑与她有几分渊源。”
    “建筑?”众夫浑身一震,奥亚真的与列弗朗星域有关系!
    “……列弗朗星域,星主宫,希尔洛河彼岸的内叶丽广场,广场中央有一座耸入云霄的废弃高塔,名曰‘通云天塔’。”维帝厄斯语调缓慢而悠扬,他转过身,“……你们可以到那里去看看。”
    众夫面面相觑,看到彼此眼中的坚定。
    在莉昂埃特星域深处,一艘隐秘的小型星舰划破空气,星尘在其身后翻滚,翻涌的云层被它激起,从列弗朗星域的一个鲜为人知的裂隙中,这艘星舰冲破关卡,直奔列弗朗星域而去。
    列弗朗星域,星主宫,希尔洛河畔,内叶丽广场。
    广场中心处屹立着一座孤独的塔楼,它隐匿在低矮的灌木间,兀立在平坦的广场中央。它沧桑而静默,每一块石砖都承载着时光的沉淀,碧绿的爬山虎早已爬满了它的外墙,给它增添了一丝生机,即便如此,这座高塔仍旧古旧,宛如时间的见证者,静默地矗立在天地之间。
    此时正是星主宫的寒冬季,细细密密的小雪纷纷扬扬而下,落在布满青苔的石墙上,凝结成一滴水珠,顺着龟裂的边沿汇聚成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溪。阿瑞斯无端觉得寒冷,不由自主地裹紧了脖颈处的围巾,脸蛋被冻得红彤彤的,止不住哈了一口气,睁大了眼睛:“这种高度,这么高端的建筑水平,这座塔怎么也该是星主宫的地标之一,怎么会废弃成这样?”
    格米伊小心翼翼地用手掌触碰上冰凉入骨的石砖,口中喃喃自语:“这地方真的与她有关?”
    “进去就知道了。”特鲁斯走上前,率先推开大门,木门发出吱呀吱呀的尖锐声响,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仿佛多年没有被人触动过一样,特鲁斯皱眉,手上一使劲,用力将门推开。
    一推开门,一股陈旧的灰尘气息席卷而来,呛得门口处的几位夫婿不由得咳嗽了几声,光线从众夫身体的缝隙间透进来,划破了塔楼中的黑暗。
    往塔楼内部望去,前方是一条蜿蜒而上的螺旋状木梯,通向塔尖的高处。门口处微弱的光辉仅仅照亮了楼梯的扶手,将岁月侵蚀的痕迹照得清晰显现,而其他地方则淹没在深沉的黑暗之中。克里恩从储存戒中取出一袋手电筒,分发给众人。由于塔楼体积庞大,众夫依靠着手电微弱的光芒,小心翼翼地踏上螺旋木梯,一步步攀登。
    登上第一层,众夫手持手电筒四处照明,蒙蒙的灰尘在光束中浮动,仿佛给里面的陈设覆盖上了层老旧的面纱。正当大家专注于探索之时,突然间有人惊呼一声,轻拍了两下威尔戈的肩膀,颤抖着手指向自己所照亮的一处说:“诶,诶,处女,看,那是不是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