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吧,还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夏茉已经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条腿早已经因下身剧烈的颠簸操弄,从浴缸边沿滑落了下来,软乎乎地靠在一旁,她的小手还虚虚地搭在周瑾尧骨节清晰的手背上,那是方才他忘情抓揉她软嫩胸乳时,她想要去拉开的动作,只是她的力气不敌,外加高潮的轰然坠落,让夏茉的脑中不再清明可辨,身体也像被抽筋剥骨般软了下来。
    周瑾尧见她仍然阖着眼,胸口快速地起伏呼吸,便拉过身后的花洒,仔细的给两人冲洗了一番,之后用浴巾包着怀里的人,回到了床上。
    夏茉神思逐渐清晰,却感觉到一抹清凉的冷意附着在自己的下身,还有一点点被戳刺的酸闷,她疲惫地掀起眼去看,只见男人正单手握着她的脚踝,另一只手在她的两腿间缓慢地向里抵入。
    “唔……”
    夏茉深知自己一点也承受不住再一次的欢爱,她附着粉意的小脚在床铺上微微蹬了下,想要甩开控着她脚腕的那只手。
    “给你抹点药,听话,别乱动”,男人低醇的嗓音从下方传来,夏茉眼睫轻颤,最终,她选择了放弃挣扎,任由他继续手上的动作。
    不多时,已经逐渐进入浅眠状态的夏茉感到身旁的床铺一陷,男人那条有力的手臂便将她揽进了怀中。
    她的脑袋轻轻地蹭了蹭,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之后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夏茉觉得口鼻间的呼吸有些不畅,似是有东西阻挡了她吐纳空气,她刚一睁眼,就看见周瑾尧正半俯在她的身上,浅浅地舔吻着她软嫩的唇瓣。
    见她醒来,男人便伸手揽过她另一边的肩膀往自己的怀里带。
    他舌尖微顶,几番戳刺后,便轻而易举地探进了夏茉的口中,温柔地勾扯着她的香软小舌,缠绵地抚弄着她初醒时的不安。
    夏茉的头脑仍然带着些晨时的混沌,她是想伸手抵拒的,但不知怎么的,在这吻意里,在两人的唇舌纠缠之间,她好像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情愫。
    这吻,丝毫不似他与自己欢爱时,被纯粹欲望推动下的那种肌肤相触。
    察觉到夏茉的鼻息渐重,周瑾尧有些不舍地撑起身体,微微拉开了一些距离。
    最后,他亲吻了下她薄薄的眼皮,轻声道,“睡吧,还早”。
    困意还在脑中环绕,男人的话又像是给了她一针助力的催眠剂,夏茉阖上眼,再度坠回到了梦乡。
    *
    再次醒来,身旁的床铺已经空了,且早已散却了男人身体带去的那股暖意。
    餐桌前,洪叶见她吃着饭,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笑着说道,“周瑾尧一大早就走了,东城那边的反叛军已经全部撤离了,也应该去把之前耽误的事情补一补,处理一下了,他没交代什么别的,我估计下午就能回来了”。
    洪叶这么说不是为了单纯地为哄夏茉开心,而是有她自己的判断依据。
    如若像之前那样需要离开汤宅很久,并且要处理的事情繁重紧急,周瑾尧肯定是会叮嘱她好好照顾夏茉的,即便是来不及当面和她说,也会特意打电话交代,就像之前的那一个月,周瑾尧联系她的时候总是不忘问一句,夏茉有没有好好吃饭,她的情绪怎么样之类的话。
    夏茉听完,手上刚夹起菜的动作一顿,她眨了眨眼,反应过来洪叶是误以为自己不知周瑾尧的去向而闷闷不乐,她抿了抿唇,收回横在半空中的手臂,轻轻地应了句,“嗯,我知道了”。
    夏茉的状态的确是不同以往的,这和之前担心无法逃离汤宅,离开这个骇人毒窝的心态不同,她开始因为早晨的那个吻而有些慌乱,更准确的说,是因为自己逐渐有些动摇的心而慌乱。
    在此之前,她对这里的一切事物和人是恐慌,是怕的,对睡在她身边,第一次见面就强硬占有她的周瑾尧是警惕和害怕的,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好像不再抵触他对自己的触碰,甚至空暇的时候,还会不受控制地想起他。
    夏茉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危险,她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潜在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不然,她怎么会对一个毒贩,对一个强暴自己的人有了除恨意以外的,无法名状的情感。
    她想不通,也更想不通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在看到光头白男挥舞着匕首冲向周瑾尧时,她能那样快速且不顾一切地拿起酒瓶砸了过去。
    这样纠结烦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汤佳卉再次回到汤宅那天。
    外界政治和军事上的警报已经顺利解除,在学校被困阻已久的汤佳卉,噘着嘴和夏茉可怜兮兮地哭诉,讲学生和老师们一起被困在学校这么久,都被折磨的有多惨,尤其是网球课的大龄未婚男教练有多么变态,趁着学生不能回家,利用一切时间抓着他们不停地训练,连她肌肉有了轻微的拉伤,教练也充耳不闻,仍然霸道强硬地要求她继续训练。
    讲到这儿,汤佳卉脸上的表情忽然一换,她水亮的眼睛转了转,拉起夏茉的手询问道,“夏茉姐姐,你应该还没有体会过泰式按摩吧?!就是大家总说的那个马杀鸡!我知道有一家的按摩特别好,环境和服务都是五星的水平,不然你和我一起去做做按摩吧?刚好舒缓舒缓我拉伤的肌肉!你也可以体验一下!”
    一边说着,汤佳卉一边煞有其事地活动了一下肩颈,左右歪了歪头,在听到骨骼间响起明显的“咔嗒”响声时,她颇为兴奋的说着,“姐姐,你听到了吗?我现在浑身的骨头随便动动,都是这个样子,咔嗒咔嗒的响,你就跟我一起出去,感受一下正宗的泰式马杀鸡,好好的放松放松吧?!”
    瞧着汤佳卉那股兴奋的劲儿,还有全程根本没有给她回答时间的架势,她不答应肯定是不行了。而且,这不正是自己期盼已久的,凭借正当理由和汤佳卉一同外出的好机会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