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海风和邮轮是绝妙的搭配,辛莱想要看看邮轮上的海景,梅森便陪在她身边。
    远处是还未远去的海岛,另一边是一望无际的蓝色水面,空芒得瘆人,倒是苍穹有别致的美丽,蓝色更加深沉,且充满了馥郁的和风,摸上去像丝绸一样柔软。
    四周的宁静,竟像鲜美的酒浆干洌清醇。
    梅森转身站在她身后,双手环住她的腰,把她拉进他的温暖里。
    “对上门服务还满意吗?”她的声音欢快。
    “?”
    辛莱调皮地翻了个白眼,尽管他看不到。
    梅森那副懵懂的小模样真可爱。
    “我回来那天。”辛莱凑到他耳边朝他吹了一口气。
    梅森支支吾吾:“嗯……嗯,挺好的。”
    “是惊喜吗?”辛莱接着问,又自问自答,“只要不是惊吓就好。”
    “是惊喜。”
    梅森说。
    辛莱把手里红酒移到身侧,迎着海风给了他一个吻:“我喜欢你的回答。”
    梅森手抓住她的小臂,往下滑,顺势牵住她的手问:
    “想去看粉色的海豚吗?”
    一说到这个,她就来兴趣:“想呀!快带我去看看!”
    很少有人能亲眼目睹粉色的海豚,一听这名字就非常吸引人。
    邮轮很漂亮,就像一个移动的豪华星级酒店,有六层之多,一层房子比一座谷仓高不了多少。
    梅森邀请她来参观粉红海豚的放归活动,这是一项秘密的科研活动,辛莱好奇地问他如何弄到这两张“散心的船票”的,结果被迫告知道是梅家自己的科研产业。
    她只能说——
    富人的爱好可真千奇百怪。
    坐电梯下到最下面的货仓,有穿着制度的白长衫研究员忙碌在这里。
    “小心点,把仪器拿稳了,一台几百万呢!”
    一个头头模样的男子,操着一口南部英语,一只手拿着蓝色文件夹,一只手在身旁比划着,对几个搬运仪器的工人说道。
    他看到梅森俩人来了,对他们点了点头,转头又继续指挥,看样子是认识的,但对大老板没有丝毫巴结谄媚的意思。
    辛莱好奇的目光停留在这些匆匆来去的身影上,各种肤色的科学家,看起来是个挺大的项目,但是印象里都没有过新闻报道。
    货仓干净整洁,没有摆放乱七八糟的东西,放置的是一排排独立的大型水晶玻璃缸,里面单独饲养有粉红色海豚。
    和普通海豚没什么差别——除了颜色,当然,这只是辛莱作为外行来看,既然这都成了一个研究项目,那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
    只是,她看不出来罢了。
    粉红色覆盖了海豚的背部,腹部是稚嫩纯洁的宝石白,体积偏小,在诺大的玻璃缸里遨游,水波轻柔地拍打壁沿,涌上又复退下。
    一只粉红小可爱啵啵地游到玻璃前,用圆润的嘴巴轻触。
    辛莱走到哪里,它就在身旁亦步亦趋。
    对此现象,辛莱感到好奇:“我们走到哪,它就跟到哪,它是不是在和我们打招呼?”
    她按压不住惊喜,忍不住和梅森分享。
    “我想是的。”梅森感受到她高兴的声音,情不自禁地把手抚了一把她的头发。
    辛莱把手掌压在玻璃上,那只粉红海豚以此为轴心,旋转自己,在水里翻滚起来,摆动身体。
    “它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诶!”
    “它肯定是喜欢你,才这样的。”梅森笑着说。
    果不其然,这里的动静引起了周围穿白衣人员的注意,叽里呱啦很激动的样子,几个人上前围着它,拿着笔在纪录些什么。
    “女士,请你和它多互动交流,我们需要这些数据。”高大的黑人小哥很直白地请求道。
    辛莱愣住:“那需要我怎么帮忙呢?”
    一下子把对方给问住了,“好吧,看起来你只需要站在这里就好了。”小哥思索了一会儿,告诉她。
    本着为科研做出贡献的原则,辛莱在原地等待。
    借此机会,辛莱问出了自己的想法:“你们做科研会不会对它们造成伤害?”
    小哥揣着手在和另一个工作人员写数据。闻言,抬头看了看她:“抱歉,请问你是动物保护协会的吗?”
    眼神中透露着探究,还看了看她旁边的梅森。
    “不是不是。”辛莱否认。“我只是出于个人好奇。”
    “好吧,你要知道,我们有充裕的资金,已经尽量把伤害降到最小,我们这是第n批粉红海豚实验了,前几批海豚在放生后都很健康地存活了下来,我们不会杀掉它们、不会虐待它们,但是在我们佛罗里达实验楼外面很多动物保护者们挂上横幅,指责我们的行为,或许不是针对这个项目,但是仍旧谴责我们拿动物做实验……”
    黑人小哥说话很快,思维也很快,果然传言说他们是天生的rapper料。
    他依然在继续:“……我们给予它们力所能及的呵护,毕竟为了人类健康事业的发展,总需要付出代价,如果不先在动物身上找数据、做实验,总不能用人吧……”
    辛莱的英语并没有太好,仔细地记下一连串英语,再在脑子里转了转,才明白具体意思。
    “噢、你们科学家非常伟大,感谢你们的付出。”
    辛莱也明白了为什么他的眼神一开始为什么带着若有若无的敌意。
    听到这句话,小哥略显夸张的惊讶,对她说:“谢谢你——”
    “那么你们这个项目主要研究哪个领域呢?”
    白褂黑人再一次看向她身旁的人:“如果你身边的男人不介意透露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一部分。”
    “当然不。”梅森津津有味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她说英语的嗓音,和平时不太一样,温柔又充满力量。
    “好吧,我们主要研究它们身上一种特殊的甘氨酸以及在人体细胞内的作用……等等,我马上就来。”黑人得到允许后刚起了一个话头,就有同事在呼唤他,“抱歉,我将失陪一下。”
    说完,便火急火燎地走开。
    辛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问梅森:“那这个研究是不是很有前景?是不是会给你们带来很大的收益?”
    梅森一下子还没从她转换语言中缓过来,意犹未尽,也是愣了几秒才回道:“目前还是砸钱进去的阶段,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辛莱嘟囔着:“好吧,我想法很简单……”
    “不是,我的意思不是——”
    “嘿嘿,好啦,我知道,逗你呢!”
    周围还有零星的工作人员,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不影响带有好奇的目光,辛莱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说话。
    ——————————
    粉红海豚放归是我某天梦里的情境:霸总带我去他的游艇上折磨我,还让我看放生的自由遨游的粉红海豚群……OK  给他俩安排上,还挺特别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