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集 万眾归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彭学敏没想到麻壳籽的第一单就做成了三个大人物,便立即给三人予以重用,加封刘才、肖俊和樊辛为学堂九阶弟子,与桑维翰、杜重威、云善、盛勇齐名。
    彭学敏没想到自己担心的两个难题解决的如此轻易。一是麻壳籽的种植,南国气候到底适应不适应,二是麻壳籽粉,如何叫人吃下去。现在彭学敏不必再操心这两个难题,可以全心全意地勾画自己的宏图大计。
    彭学敏对弟子盛勇甚是得意,没料到盛勇这孩子如此年轻有为,不愧“百毒王”世子,眼下正用人际,一定得给其多加鼓励。彭学敏打定主意,把下毒的事全权交给梅生和盛勇。
    梅生和盛勇带着柿园学堂一千多个弟子,开始从义阳做起。盛勇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带一半弟子把义阳所有村子里的水井一个挨一个的投上麻壳籽生粉,然后梅生带着另一半弟子,携带麻壳籽熟粉,给百姓治病。
    梅生跟在盛勇的后面,有人一中毒,梅生就装扮成神医,前去医治。
    麻壳籽奇效显着,所到之处皆望风而归。
    彭学敏品着义阳雨前尖叶茶,两眼凝视苍穹,想到这大好河山繁华之地,不日便将改名换姓。彭学敏喜形于色,兴奋地学着大汉高祖刘邦唱起一支曲子——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七策立国兮四海归一
    彭家天下兮比万年长
    彭学敏唱着唱着,突然口吐白沫,倒地不起。眾人见状,急忙把大先生送往学堂医馆。
    柿园学堂医馆如今已是人才济济,各家各派名医云集。医馆馆长一把脉,觉得大先生的脉象平稳,似无异常。馆长又叫来两个年长医官过来同诊,老医官也是拿捏不准。整个医馆顿时都慌了神,不知大先生得了什么病。
    待眾医忙乱之际,夏雨天走过去看了看,略一沉思,说道:“大先生没有病!”
    夏雨天语出惊人,眾人皆瞠目而视。
    桂花听说后,赶忙送来一粒恒山九死回春丸,塞入彭学敏口中,过了大半个时辰,也没见什么动静。医馆的医官们这才发觉出了大事情,平日里一个个神气十分,到了紧要关头,一个个认怂。
    大先生夫人陈青青哭得象个泪人,她不想惊动了养母三姨太,三姨太近来感了风寒,一直卧床静养。青青怕伤了三姨太的身,就跑到生母静心师太家中,告诉母亲丈夫得了莫名怪病。静心师太一听,不觉好笑起来,说道:“宝贝女儿,不用担心,大先生没病!”
    陈青青一听母亲如此说,抬起头来,一脸吃惊。
    静心师太说道:“女儿呀,男人的心思你还不懂。娘年纪大人,不能生了。光清呢,对娘还是好的很,但他呢,常常在避人处流泪伤心。这不,娘这些日子一直在张罗着能给光清续上一房,也不求女方什么什么样,只求能给光清续个香火就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彭先生这么大家业,青青呀,你又不生,大先生怎不忧心?”
    “俺的娘呀!这个挨千刀的,原来是想娶小老婆呀!他想的真美,当初要不是俺爹给了他八百亩柿园,他个穷书生能有今天?”陈青青听娘这么说,禁不住破口大駡。
    但骂归骂,陈青青冷静一想,还是得给夫君续个房,不然自家的家业后继无人哪。再说了,没有后人,也免不了别人的间话。
    晚上,梅生回来后就被姐姐青青拉着去见娘,商议给大先生续个房。
    静心师太说道:“大先生续个房有那么难吗?梅儿呀,你二师姐桂花不是一直空着嘛,三十的人了,也难嫁个好人家啦。梅儿不是跟你二师姐好吗,桂花人老实可靠又听话,再说了,续给彭先生也不是亏待她。”
    两姐妹听娘一说,都觉得桂花很合适般配,这事就这么定下了,先让二人圆房,婚事也不必像第一次那样大操大办了。
    彭学敏和桂花圆房后,也果真不再有病了。
    一大早,梅生正待出门,却撞见云善登门。
    “梅师姨,好辛苦呀,这么早就出门啦?”云善开口打了个招呼。
    “活太多,盛勇那小子腿勤,一天能跑几十个村,我得跟紧,不然吃了药的人会痒得发疯。这么早来找我,是不是有事?”梅生问道。
    “梅师姨呀,我总是有点担心。你想盛勇他做活这么拼命,又受到彭先生如此重用,会不会藏着点歪主意?”云善疑问道。
    梅生一听云善的担心,眉头一皱,想想也是,麻壳籽生粉都在盛勇手中,万一他有些不轨,该如何处置?
    “我说云善呀,你的担心也不无道理。盛勇夫人不是有孕在身吗?不妨给盛夫人喂些熟粉,让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世后终生对彭先生忠心耿耿。你想呀,盛勇他儿子一辈子忠心彭先生,他盛勇就是强要图谋不轨,又有何意义?”梅生想出了一条妙计。
    云善点头称是,只是问道:“这事指派给谁?”
    梅生答道:“此事机密,还是你亲自代劳,要让盛夫人不知不觉地吃下熟粉,任何人都不要让他知道。”
    ……
    深秋季节,峨眉山早已凉快。
    峨眉师太花青萍又练了一遍峨眉飞标。她一遍一遍地练,不计千辛万苦,相信有一天会有大用。
    峨眉飞标,状如飞蛾,宽不及米粒,长不过九毫,其厚如蝉翼之薄。可单发可群攻,力有千均,快似疾风,无物可挡其威猛。
    傍晚时分,外出打探消息的道童纷纷回来。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麻壳籽确实落入柿园学堂手中,现已广为使用,义阳百姓中毒者十之八九。偶尔有些没吃上麻壳籽的人,如果敢对麻壳籽稍有异议,就被告发出来,不论是亲友还是乡邻,谁都不愿意隐匿包庇。那些怀疑麻壳籽为毒药的人,不是被打残就是被打死,而且越是亲人下手越狠。
    花师太大为震惊,晚上越想越是气愤,一夜无眠,心寒胆战。天一亮,花师太便召集峨眉弟子,下山传信江湖各大门派,共约九月九日重阳节于义阳柿园学堂南大门集结。
    丐帮帮主石仁接信后留下九袋长老坐镇江南,掌丐帮,自己与六袋长老携三百弟子即刻北上,赶赴义阳。
    少林宏泰方丈业已康復,他和无相禪师领着少林三十弟子,渡河南下,直奔柿园学堂。
    其他如武当派、华山派、泰山派、东海龙帮、五马帮等尽皆承诺到场。
    重阳节这天一大早,江湖各大门派陆续到来,一千多人把柿园学堂南大门围得水泄不通。彭学敏那见过如此阵势,吓得魂飞天外,紧闭大门,不敢出来。
    整个学堂也只有梅生、云善、静心师太、盛勇等见过大世面,桂花怀有身孕,不便运功,也就没有出门。梅生只好带着云善、静心师太和盛勇出来应战。
    梅生出来一看,见为首的是峨眉师太花青萍,不由得冷笑一声,说道:“花师太这把年岁了,不在峨眉山上尽享天年,居然还敢到此撒泼,岂不丢人!”
    花师太一听梅生如此咒駡,怒不可遏,气得发指眥裂,拔出峨眉剑一招“称孤道寡”,直刺梅生前胸,梅生应了一招“斗转星移”,花师太一剑刺空。花师太怒火中烧,再出一招“独霸一方”,让梅生无处可躲。梅生一看花师太起了杀机,便以摧天神功聚力于恒山剑,不躲不避,一招“削铁如泥”祭出,峨眉剑顿时被削为两截。花师太大惊,忙弃剑退后五步,一招“巴山夜雨”,峨眉飞标如暴风骤雨罩住了梅生全身,梅生眼更疾,手更快,立时使出针功,一招“引针拾芥”,片片银针飞舞,银针与飞标针锋相对,空中迸出阵阵火花,针与标都纷纷落下。
    梅生顿觉眼前这个老太婆功力竟如此深厚,不可小覷,决意要寻找机会把她的一身武功全废。梅生展开双臂,正要再次发力,忽然听见江湖人士的週边人声鼎沸,喊杀声聚起。
    “爹再亲娘再亲,不如柿园学堂彭先生!”,“天再大地再大,不如彭先生的恩情大!”
    “杀!杀!!杀!!!”十几万义阳百姓人如潮涌,喊杀声惊魂夺命!
    华山道长陈摶急拉峨眉师太退下战阵,说道:“师太休要再战,义阳百姓赶来,咱们必败。”
    “莫说来的是义阳百姓,就算来的是朝廷大军,我武林同道决死不能退阵!”峨眉师太坚定地答道。
    “师太莫要心急,义阳百姓不是存心要与我江湖武林为敌,更不是存心与柿园学堂沆瀣一气,他们都是中毒之人,我武林同道来此是要解救他们,不是要置他们于死地!”陈摶一边说着,一边挥剑示意撤退。
    一千多武林英雄霎那间风驰电掣般地离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