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集 大道沉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却说契丹军粮道阻断,士兵吃饭越来越困难。耶律德光大为震怒,一日之内给儿皇石敬瑭连下三道圣旨,令大晋立即出兵,助契丹击杀丐帮。
    石敬瑭整日溺于后宫,与梅妃作乐,对云州的事全没放在心上。今耶律德光震怒,桑维翰急忙闯进西宫,求见皇上。
    石敬瑭对父皇的要求也拿不定主意,便宣召左丞相冯道、大将军杜重威和太傅刘知远入宫晋见。
    左丞相冯道分析了云州形势,大晋是联手丐帮还是联手契丹,两者都各有利弊,最后如何决断,还得圣上亲自决断。
    大将军杜重威说道:“丐帮虽乌合之眾,亦非劲旅,但丐帮弟子却个个身怀绝技,属江湖悍匪,合则成军,分则流寇宇内,如此妖孽,于国何用。丐帮今若击败契丹,必声势震天,他日反戈一击,终是我大晋之患。皇上明断,依臣之见,速与契丹联手,剿灭丐帮,以绝后患。”
    “大将军言之有理,正合朕意。”石敬瑭称讚道。
    太傅刘知远起身说道:“皇上,老臣以为不然。契丹虽助我灭大唐,但要价高昂。燕云十六州实为中原门户,丢了燕云十六州,中原无险可据,无关可守。再者,契丹人狼性十足,烧杀姦淫,明抢暗掠,无恶不作。我大晋欲要长治久安,绝然不能养痈貽患。今丐帮苦战契丹,契丹已元气大伤,其兵已近强弩之末,其势已是日薄西山,此乃天赐良机也。若我大晋此时出重兵,助丐帮围剿契丹,收復失地,可永绝大晋后患。”
    桑维翰反驳道:“太傅之言差矣。丐帮乃乌合之眾,御外敌披肝沥胆,遇内乱则袖手旁观。今我大晋刚立,胜算不定,人心未齐,四方劲敌,八面强人,都是意图不轨,人皆以为可以南面称帝。倘若我大晋如今只图眼前利益,收燕云,绝契丹,他日我大晋有难,谁可相援?”
    石敬瑭听罢,称讚道:“丞相之言甚是,大晋与契丹有盟约在先,朕曾承诺父皇,两国永不相叛。大将军速起重兵,与契丹军合力围猎丐帮,勿使一人漏网。”
    太傅刘知远悻悻而退。
    杜重威立即复命耶律德光,约定双方出击日定在中秋夜。
    杜重威反復掂量,便决定再给丐帮去信一封。
    “晋大将军杜重威拜帮主阁下:契丹本化外夷邦,无君臣之尊,无父子之敬,无夫妇之明,且无仁无义,无礼无信,漠视人伦。今契丹持强凌弱,滥施掳掠,屡犯我边关,迫我大晋割地求和。幸得贵帮大兴仁义之师,千里讨逆,以伐贼寇。本大将军定于明日中秋十五赴云州劳军,并拜访帮主阁下。杜重威恭敬相呈!”
    石帮主接到杜重威来信,大喜不已,对大护法说道:“大护法神算,朝廷果真是站在我丐帮一边。”
    “杜大将军既是亲来,帮主亦当亲自接待。明日正逢中秋节,我吩咐弟子们暂且停战一日,下来歇息,也好迎接官兵慰问。”大护法张火山说道。
    “如此甚好,我丐帮如能得官军相助,破契丹自是容易得多。古人说,胡天八月即飞雪,眼看冬季来临,我丐帮御寒衣物极缺,与契丹之战宜在速决。今官军助我,天意也!”石帮主高兴地说道。
    中秋节,大护法张火山下令丐帮弟子全线停止攻击,各回营寨歇息。丐帮弟子连续苦战了数月,今日有幸歇息,人人皆大欢喜。
    日落时分,大将军杜重威带领官军方才赶来。石帮主带着大护法、四长老及七十二舵主在大营门口列队相迎。丐帮弟子顿时发出一片欢呼声。
    官军急速前进,距丐帮大营营门五十步时,杜重威下令放炮,霎时便有三声炮响。官兵张弓搭箭,万箭齐射,箭雨纷纷,射向丐帮大营。丐帮弟子发出阵阵惨叫声,中箭弟子一片片倒下,一群群死去。
    石帮主和大护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手足无措,六神无主。四长老和七十二舵主拼命地以身护主,用血肉之躯紧紧围住帮主,力保帮主性命。
    丐帮弟子本是欢迎官军,都是赤手空拳,皆无兵器在手,亦无兵甲在身,只得被全副武装的官兵肆意屠杀。
    契丹军听见三声炮响后,耶律德光率大军掩杀。手无寸铁的丐帮弟子如何能抵得住两面夹击,十万丐帮弟子一败涂地。
    大护法张火山扫眼一看,在大营内活着的只剩下一百多人,且大部分都是一身伤残,已丧失了作战能力。
    大护法张火山哀叹道:“四面皆敌,我丐帮如何撤退?天亡我丐帮矣!”
    六袋长老已身中数箭,奄奄一息。他挣扎着说道:“大护法,大营内有地下通道,你带着帮主赶紧逃吧!”
    大护法一听大营内有地下通道,大吃一惊,赶紧进去查找,有两个活着的劫粮弟子把大护法带到地道入口,指明地道的位置。
    大护法立命活着的百十个弟子护送帮主进入地道内逃走。此时,除帮主尚未受伤外,九袋长老受轻伤,六袋长老受重伤,八袋长老和七袋长老均已战死,七十二舵主中有四十三人战死,二十一人重伤,八人轻伤。大营外的十万丐帮弟子不是被杀死就是被俘掳。六袋长老急切地说道:“大护法,赶紧逃走吧,再不走就迟了。我在大营门外断后,你们赶紧走!”
    大护法张火山一声令下,指挥一百多个未受伤的弟子背着受伤人员迅速下了地道。大护法从石帮主手中要过打狗棒,立即返回到大营门外,挡住了官兵的进攻。官兵潮水一般涌来,反復衝杀,意图活着捉拿大护法。
    大护法张火山抡起打狗棒,冲进官兵,棍起棍落,周围官兵无不脑浆迸出。官兵四散而退,不敢上前一步,在五十步开週边着一个大圈,与大护法张火山对峙。有官兵告于大将军杜重威,杜重便亲自上前查看。
    杜重威对张火山喊话道:“张火山,你丐帮已被我官兵消灭,此时投降,可饶你性命,你若与我官兵合作,还可得到重用。放下兵器,降了吧!”
    大护法张火山满腔怒火,朗声骂道:“杜重威,好个无耻小人!你丧尽天良,泯灭大义,用如此奸计害我丐帮,你死了会下地狱的!”
    见张火山不愿投降,杜重威大怒,立命士兵放箭,一时间箭雨纷飞。大护法身中七十馀箭,仍兀自站立。他双眼暴突,怒目而视,透出阵阵寒意。
    云州守将吴峦见丐帮覆灭,大势已去,便挥剑自吻,含恨而去。
    耶律德光因大晋官兵相助,得了云州。馀下十五州怕重蹈云州之痛,纷纷交出州城,自此燕云十六州尽入契丹之手。
    却说石仁帮主带着丐帮百十号伤残弟子侥倖逃出,意图南行,入江南避祸。当时大晋只佔有北方地区,管辖之地未入江南。丐帮一路躲避官兵追捕,沿途百姓纷纷伸出援手。丐帮每到一处,总有当地百姓装扮成丐帮弟子将官兵引入歧途。
    恒山经堂里,桂花正在打坐念咒,忽然收到五师妹桂影的飞鸽传书。桂花展信读道:“丐帮已被官兵设计覆灭,现石帮主带着百十号伤残弟子一路南行,欲下江南,不日即可抵达义阳城内。但义阳大盗朱光清正召集一帮贼人,在义阳设伏,欲擒拿丐帮弟子,讨得朝廷赏银。恒山如何应对,盼掌门示意。”
    桂花读罢,陷入沉思。想起净灵师父在世时曾多次说起,丐帮曾有恩于恒山。
    当年恒山天佑师太在义阳三关狙击朱温,终于败绩。天佑师太也是带着伤残弟子撤退。朱温派大兵追击,誓要覆灭恒山派。当时丐帮第三代帮主和大护法被朱温设计毒死,以致丐帮群龙无首。天佑师太撤退时,丐帮四长老赶赴义阳,拼死为天佑师太断后,迟滞朱温大军,天佑师太得以平安返回恒山。
    桂花想起恒山与丐帮的这段往事,便决定对丐帮施以援手。
    桂花当即召来三师妹桂叶,吩咐道:“丐帮不日即到义阳,且有多人身受重伤。三师妹带上九死回春丸速去义阳。一则为丐帮弟子疗伤,二则将恒山旗帜交与丐帮,让江湖知晓我恒山在维护丐帮,以免有奸人对丐帮企图不良。”
    晚上,桂叶找到了五师妹桂影。二人把丐帮安顿在义阳北湖酒家,桂叶取出九死回春丸,给丐帮弟子疗伤。六袋长老却不让桂叶给他上药,哭泣地说道:“帮主,是我对不起丐帮。我不要疗伤,让我去死吧!”
    石帮主大惊,急问道:“老六,你说什么?你怎么对不起丐帮了?”
    “帮主,其实我早就知道朝廷与契丹的勾当,我弄到那么多粮食,都是朝廷给契丹运送的军粮。我怕走漏风声,就不让别人知道。我都是为了贪图便宜,没有告诉大护法实情,我铸下大错,以致丐帮全军覆没。帮主,让我死了算了,我活着也是煎熬。”六袋长老断断续续地说道。
    石帮主长叹一声,伸手点了六袋长老的穴道,六袋长老顿时失去知觉。“给他上药,死就能逃脱?”
    桂叶对石帮主说道:“石帮主,我恒山疗伤药辅以恒山内功心法一向都有奇效,二三日内伤者便可痊癒。”
    石帮主表示了一番谢意,又对桂叶说道:“恒山于我丐帮大恩,我丐帮自是世代不忘。今老朽还要厚下脸皮,向贵派提个不情之请,不知老朽是否当讲?”
    “石帮主当是长辈,有话请说,何必客气?”桂叶说道。
    “我丐帮尚有数万活口,尽落于官兵与契丹手中,恒山派能否陈情梅妃,放了他们,以免被契丹掳走为奴?”石帮主问道。
    桂叶一听,这是个大问题,自己哪能作得了主,便答道:“石帮主,此事好讲,待我回到恒山报于掌门师姐便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