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集 丐帮举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唐覆灭,大晋开国。天下汹汹,势如滚粥,士人疑虑,武人不服。
    大唐自高祖李渊立国,太宗李世民广开言路、知人善用、虚心纳諫,始有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大唐歷时289年。后朱温叛唐建梁,大唐终亡。923年,晋王李存勖称帝灭梁,定都洛阳,改国号为唐,再复大唐名号,史称后唐。虽然后唐是一个山寨版的大唐,已非纯种李氏血脉,但后唐毕竟再次復兴了前唐道统。今石敬瑭割地契丹,用洋人之力覆灭后唐,建立晋家王朝,然百姓皆以大唐为正统,如何服眾?
    桑维翰做了大晋的开国丞相,本想能光宗耀祖,装点门面,不料路人斜目以视,皆以奸相称之。
    桑维翰正纠结之时,忽报山东孔府上表效忠。桑维翰大喜,与左丞相冯道联名上奏皇上,以利害陈之,请求赏银五千两。
    “天下士人尽皆儒家门生,今孔府效忠,何愁士人不服!”冯道上奏道。
    大晋皇帝石敬瑭遂降旨赏银。孔家人将赏银悬掛于门庭,鹰服天下读书人。
    桑维翰正得意之时,又有急报说丐帮正大举起事,一时满朝文武无不忧心忡忡。丐帮人多势眾,歷代朝廷皆以安抚之策应之。江湖武林都知道,第四代帮主石仁深明大义,忠孝正直,且武功卓绝,软硬不吃。桑维翰无计可施,只得静观其变。
    其时,丐帮帮主石仁正在濮公山召集大护法张火山和四长老及七十二舵主开会商议朝廷事变。大会的主流意见是大晋皇帝石敬瑭本为大唐駙马,今废唐改晋,实为谋逆篡位,当天下共击之。丐帮既为江湖第一大门派,当首举义旗,聚天下义士,复大唐逐大晋,匡扶华夏道统。
    但大护法张火山不以为然。大护法说道:“石敬瑭谋逆篡位是借契丹之力,今我若以大晋为敌,石敬瑭身为契丹的儿皇帝,为对付我丐帮,势必再向契丹借兵,我丐帮必受两面夹击。想石敬瑭割燕云十六州于契丹,痛失中原门户,且堂堂一国之君又岂能甘心做夷邦的儿皇帝?为今之计,不如我丐帮先攻契丹,收復燕云之地,剪除石敬瑭之羽翼,再逼石敬瑭退位,即便石敬瑭不愿退位,也可迫其放弃大晋偽祚,重复我大唐名号。”
    石帮主略一沉思,说道:“大护法言之有理。”
    九袋长老质疑道:“契丹人驍勇善战,且性情兇残野蛮,仅凭我丐帮之力,如何可以与之一战?”
    “契丹人不过二十余万,除去老弱妇孺,其兵不过五万。我丐帮江南江北弟子十万,帮主令旗一下,丐帮弟子云集,十万大军齐矣!”大护法答道。
    八袋长老问道:“凡事要作最坏打算,若契丹合大晋之兵,双面夹击,我丐帮如何应敌?”
    “我丐帮击契丹,灭朝廷之敌,取燕云十六州,为朝廷收復失地,假使朝廷不出兵对我相援,至多也是作壁上观,为何要背友助敌?”大护法反问道。
    “我丐帮击契丹,收復失地,是为朝廷出力。江湖武林门派眾多,且实力都不可小覷,我丐帮何不联手江湖武林同道共举义旗?”七袋长老提议。
    石帮主点头称是,称讚七袋长老的提议是个好主意。
    于是六袋长老爽快地说道:“帮主,弟子在江湖中颇有些朋友,这联合武林各派的任务就交给弟子吧。”六袋长老性情温和,喜交江湖豪杰,在武林各大门派中人缘极好。
    石帮主见六袋长老如此热心,便当即应允,并给各大门派掌门写了信,交给六袋长老携带随身。
    石帮主随后吩咐七十二舵主各回本舵准备举事。丐帮的帮规是,六袋弟子以上称长老,五袋以下称舵主。凡帮中大事,皆由帮主与长老会决断。
    六袋长老首先想到的是贤山馀观主。江湖武林大会一向都是馀观主召集主持,像这等军国大事,肯定是先要见见馀观主,看看他的意思。
    六袋长老上了义阳贤山,向馀观主说明来意,并呈上石帮主的信函。馀观主拆信反復看了看,半晌才说道:“六长老:贫道身居贤山,不过是借了块风水宝地。要说领袖江湖武林,非少林、武当莫属。天下英雄豪杰,唯少林、武当马首是瞻。还请长老不辞辛劳,往少林、武当再走一遭。此去路途遥远,贫道多出些盘缠,望长老笑纳,贫道就不远送啦。”
    六袋长老遂下山前往少林,心想这武林原是靠实力说话,并不只认虚名。自是日夜兼程,二日后便到少林见了宏泰方丈。
    没成想,宏泰方丈却振振有词,“六长老:老衲一向尊贵帮为江湖武林第一大门派,如何不识时务耶?石敬瑭大晋甫立,便有义阳柿园学堂上表称颂,不料山东孔府却街尾相随,坐实大晋正统之位,以致天下士人么肩接踵,争相归顺。今丐帮却不知与时俱进,与世推移,反要诛暴讨逆。岂不知顺天者倡,逆天者亡!”
    六袋长老倒吸一口凉气,没成想少林方丈竟出如此之言,叫人大失所望。
    “在下素闻少林有恩于前唐,且少林向与大唐源远流长。今大唐覆灭,少林却袖手旁观。天下武人,岂不心寒?”六袋长老痛心地说道。
    宏泰方丈回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阁下既不听老衲相劝,请即下山,恕老衲不送,阁下请自便。”
    六袋长老下得山来,一路上不住地仰天叹息,一腔热忱化作烟云,再去武当,可否成功?但毕竟成事于天,谋事在人。
    不幸的是,待六袋长老上得武当山来,一切又成泡影。原来武当张天师年迈多病,已卧床多日,时醒时昏,饭食不进。小张天师年少,尚不能主事,六袋长老只好怏怏而退。正在无奈之际,六袋长老忽然想起了恒山,恒山派曾技压武当、少林,威震武林,无论如何,恒山不可放弃。
    六袋长老有了信心,直奔恒山而去。当他来到恒山脚下时,正值恒山四弟子桂香把守山门。
    六袋长老向桂香通报了姓名,说明来意,求见掌门。桂香说道:“长老阁下:恕桂香不敬之意。我恒山皆女流之辈,且有门规,自是不待男客。弟子看贵帮掌门信函之意,是要蔽派随贵帮共击契丹,为大唐举义。我小师妹今身为大晋皇妃,当是契丹皇帝儿媳。蔽派与契丹已成为亲戚,蔽派有何理由与契丹为敌?长老不辞辛劳,远道而来,空手而回,桂香深表歉意。”桂香说罢,作送客状。
    六袋长老这才意冷心恢,万般无奈地回到丐帮大营,向帮主请罪。
    石帮主言道:“自古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人性以平安为福,非小人势利。我丐帮明大义,实为大丈夫所为,莫要气馁。我丐帮十万之眾,且眾志成城,无需援兵。”
    丐帮十万弟子成军,兵发云州,与云州守将吴峦合兵一处,共击契丹。耶律德光又亲率大军,往云州平叛。
    丐帮与契丹在云州大战,血拼了半年,双方粮草供给日渐稀少。但契丹兵终不及丐帮弟子忍耐饥饿,体力大为衰减。耶律德光百思不得其解,对手分明是一群叫花子,十足的乌合之眾,可是战力十分的惊人。契丹灭大唐,所向披靡,无坚不摧,势不可敌。但契丹军在叫花子面前,却是畏首畏尾,无能为力。
    丐帮弟子没有后勤供应,没有一日三餐,一天只吃一顿饭,一顿饭也不过是一人一碗稀粥。契丹军一开始凭藉精良的兵力,对付一帮乌合之眾,是屡占上风。但随着战争持久下去,契丹军的后勤供应不断地出问题。契丹军供应远在遥远的北国,那里半年都是天寒地冻,不產粮食。契丹军的粮食供应主要依靠大晋,大晋的军粮也能按时抵送。当然,大晋向契丹运送粮食都是暗地里进行,毕竟这种做法是见不得人。
    一天,六袋长老在与契丹军廝杀时,中箭受了轻伤,被迫下了战场,回到大营养伤。半夜人静时,六袋长老仿佛听见地下有响声,不禁大吃一惊。他趴在地上,再细细地听,地下的声音居然是马蹄声。第二天天刚亮,六袋长老立即命属下掘地,不到两个时辰,便挖空了地面,一条地下粮道出现了。丐帮人不动声色,纷纷下到地道里等待。功夫不负有心人,等到半夜,马蹄声再次响起。大晋的运粮车很快就到来,四匹马一车,足足有百十余车。丐帮弟子一拥而上,扣住了运粮车,车夫和马匹尽数被劫。六袋长老乾脆留下一批人,整日在粮道里蹲守,并把向北的通道堵死。大晋的运粮车一到,便被一网打尽。
    六袋长老又下令严密封锁消息,不得走漏半点风声。
    丐帮有了粮食,士兵吃上了大米饭,且日日饱餐,于是精神大振,作战也愈加勇猛。大护法张火山一边吃着饭,一边想着,“我丐帮哪里搞来这么多的粮食?”于是便叫人传来粮官,问问明白。
    粮官一来,便问道:“大护法,您叫小的来有何贵干?”
    大护法问道:“我是问你呢,咱们的粮食是哪里弄来的?”
    “报大护法,咱们的粮食以前主要是靠老百姓特别是大户人家的捐献。”粮官答道。
    “以前?哪现在呢?”大护法问道。
    “回大护法,现在怎么弄,小的不知道了,因为小的已不是粮官了。”粮官说道。
    “哪现在谁是粮官?”大护法又问道。
    粮官答道:“回大护法,现在没有粮官了,都是六长老自己在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