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集 献投名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辰刚过五更天,义阳柿园学堂就烛火通明,朗朗书声。
    彭学敏为柿园学堂倾注了全部心血。也是为了办好这个学堂,跟夫人青青闹得不可开交。彭学敏每日起早贪黑,都是在学堂里忙,无法分身照顾青青。青青受到冷落,又加上一直不孕,心情烦躁,成天忧心忡忡,担心彭学敏在学堂里有别的女人。
    今天一大早,陈青青就跑到学堂来了,又哭又吵又闹,原来彭学敏招了一群女学生。青青这下不愿意了,自古以来哪有女子到学堂念书的?古时候即使有女孩子读书识字,那也是在家里学,父母兄弟抽空教教而已。可彭学敏却不信,他搬出了孔老夫子的遗训——“有教无类!”
    不过青青也有她的理由,“既然孔夫子说有教无类,为什么孔夫子就没招女弟子呢?”
    青青这一问,还倒难住了彭学敏,呛得他竟一时无语。于是青青就得理不让人了,对彭学敏撕扯起来,边闹边骂:“你这个老色鬼,你这个老淫棍,你糟踏了我妹妹,现在又要霸佔这些女学生!你是不是看到我不孕,要睡别的女人?”
    围观的学堂先生们看到这一幕,吓的四处散开了,尷尬的彭学敏只觉得无地自容。
    恰在此时,忽然一匹快马到来,一个军人模样的年轻人急着要见彭学敏。原来是大弟子桑维翰派人送来急信。陈青青见彭学敏有公干,也只好怏怏地返回家去了。
    彭学敏拆信一看,原来大弟子桑维翰和二弟子杜重威均已得手,大唐已经覆灭,大晋王朝已立。且桑维翰已掌政做了丞相,杜重威也掌军做了大将军。彭学敏心头一阵狂喜,心情顿时大好。
    照桑维翰的说法,彭学敏赶紧回到书房,提笔给新朝上了一个效忠表,表曰:
    “……大唐末帝李从珂无道荒淫,滥施暴政,天怒人怨,民不聊生。虽桀、紂不能望其项背,嬴政、司马衷亦不及其恶贯满盈。今幸得天福大皇帝,举义旗,聚贤能,重旋牧野之风,再斩白蛇扬威,天地同心,万民欢庆。大晋一出,四野承平,风调雨顺,五穀丰登,世风祥和,百姓安居。如此万世一帝,商汤、武王之功,前唐贞观之治,何及吾皇之万一。今学敏率天下士人顿首,共表吾皇万岁万万岁!天下幸甚!社稷幸甚!学敏再泣血三叩!”
    表到晋阳,石敬瑭心花怒放,连声说道:“赏,赏!赏白银五千两!”
    桑维翰奏道:“圣上英明!然天下士人眾多,尽皆上表,如之奈何?”
    石敬瑭笑道:“仿效者,赏银五十两足矣。”
    彭学敏将五千两赏银尽皆交付给青青,青青大喜。忙着给府里上下眾人皆添置新装,佣人也一样。三姨太喜气洋洋,逢人就夸讚,“我青青出息了,一出息就出息的像个样。”
    ……
    日出三竿了,敬伯齐还在蒙头大睡。昨晚他跟张敬达喝酒喝了一整夜,二人促膝畅谈,谈时局,谈人世,说不尽的言语,感叹人生际遇。
    敬伯齐正在酣睡之中,忽听外面人声大作,“拿下反贼敬伯齐,拿下反贼敬伯齐!”喊声一阵高过一阵,敬伯齐十分震惊,跳将起来,提起双鞭撞了出来。
    敬伯齐一看,傻眼了,桑维翰带着五百士兵把敬府已团团围住,敬府家大大小小都被绑控起来。
    桑维翰狞笑着说道:“伯齐兄弟,对不住了。本官受皇上之命前来捉拿反贼,还望伯齐兄弟多有见谅!”
    敬伯齐一时怒火中烧,轮起双鞭,一招酣歌醉舞,鞭起鞭落,打得晋兵抱头鼠窜,四处逃散。
    桑维翰跌跌撞撞去见皇上,痛哭流涕地说道:“皇上,臣罪该万死!那敬伯齐持强斗狠,臣五百兵尚不能敌,不幸败阵。”
    石敬瑭大笑道:“敬伯齐实乃虎将,前次仅凭一人之力,击退大唐军,今次之败非汝之过。擒拿敬伯齐,朕自有主张。”
    桑维翰连忙说道:“臣谨尊圣諭。”
    “桑维翰,传朕旨意,快去请梅妃。”石敬瑭下令。
    桑维翰急忙前往耶律德光处叩拜梅妃。耶律德光大怒道:“捉拿一个反贼,还要动用梅妃,大晋无人矣!”
    梅妃走进内室更好衣装。耶律德光又嘱咐道:“梅儿,敬伯齐非等间之辈,梅儿此去须万加小心,以防有失。记住要多带人马援手接应。”
    梅妃说道:“父皇儘管放心,想那敬伯齐又不是三头六臂,梅儿一人足矣。”
    桑维翰怯怯地跟在梅妃的后面,来到敬府前。
    敬伯齐一见是梅妃来了,便跪下纳拜道:“娘娘千岁,敬伯齐有礼了!”
    梅妃说道:“敬伯齐,你好大胆子,竟敢抗旨不遵,还打伤官兵,还不儘快束手就擒,以免祸及满门!”
    敬伯齐答道:“娘娘之言差矣,敬伯齐遵父训,守家风,光明磊落,尽孝尽忠。娘娘既不念臣旧日之功,也不应相逼太甚。臣素闻狡兔死走狗烹,臣唯愿辞大晋先锋官之职,做一介平民,永世不闻朝政,耕耘于桑柳,数星辰以教子孙。若此,娘娘可允?”
    “古人云,功必赏,罪必罚。古来明君,赏罚分明。敬伯齐,你若识相,自请伏法,有司自有公论。”梅妃一点也不退让。
    “娘娘,欲加之罪,何患无据,恕臣万万不能听从。”敬伯齐断然相回。
    梅妃见敬伯齐是死了心,毫无伏诛之意,便想起自己多日不得施展武功,今日正好练练身骨。遂暗自运气于胸,聚力于掌心,以一息千里之势突发掌力,敬伯齐被梅妃突如其来的掌力袭倒,被掀翻了两个斤头。
    敬伯齐大怒,没有想到梅妃突施杀手。他一个鱼跃,翻起身来。刚一站稳,梅妃又突施一招“引重致远”,其摧天神功犹如千钧之锤,迎面袭来。敬伯齐自感无力抵档,只得使出一招“游魂转影”,避开了梅妃的掌力。梅妃急忙趋步上前,拳脚并用,招招致命,敬伯齐左避右闪,一片忙乱。躲在大厅窗户后的张敬达一看,梅妃武功了得,二十几招过后,敬伯齐渐渐无力支撑。张敬达遂提起大刀,破窗而出,轮起大刀袭向梅妃,接连砍了十馀刀,刀刀相连,不带一丝间隙,也毫不拖泥带水。梅生觉得张敬达力大无穷,实是劲敌。敬伯齐见张敬达搏命相助,自己也缓过神来,以长拳相敌。二个男人绕着一个女人缠斗起来,难分难解。
    正待围观眾人发愣之际,敬夫人挺着个大肚子急忙奔出大厅,哭喊着扑向三人之中,“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娘娘,你就饶了我家伯齐吧,奴家给娘娘赔罪了。”
    敬夫人不会武功,也不知躲避,又挺着个大肚子,三人都怕伤了她,大家只好收拳作罢。三人也各不服输,于是相约明日到大柏树练武场再一较高下。
    晚上,敬伯齐跟张敬达小酌了一番。张敬达说道:“我二人单打独斗,或许不是梅妃的对手。明日只要我兄弟二人并肩联手,制报梅妃会有把握。”
    敬伯齐道:“张兄所言甚是,明日我兄弟定将梅妃制服,免得官府屡生事端。”
    梅妃回到父皇处,耶律德光大摆宴席,为梅妃接风压惊,但梅妃却一直都是心事重重。晚上,任凭耶律德光百般挑逗戏弄,梅妃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梅妃一直牵掛着明日的决斗。
    第二天午时三刻后,梅妃如约来到大柏树练武场。
    三人也不再客套,瞬间便激战起来。梅生用的是恒山剑,敬伯齐依旧用双鞭,张敬达还是提着一把长刀。
    敬伯齐年轻气盛,张敬达力大无穷,梅妃的摧天神功也总是奈何不了二人。三人你来我往,招数也瞬息万变。梅妃待三人战至正酣之时,便要出奇计了。
    梅妃卖了一个破绽,躲过了张敬达的长刀,然后右手故意做了个迟疑,敬伯齐抓住时机,挥起双鞭缠住了梅妃的恒山剑。梅妃意作慌乱,张敬达见敬伯齐得手,立时举起大刀砍向梅妃的左手。张敬达这一刀用尽了全力,也集中了全身的注意力,顿时将梅妃左手砍下。敬伯齐则死死地用双鞭缠住梅妃的右手不放。但敬伯齐和张敬达不知道的是,梅妃的双手都是假肢,这是恒山易容术的妙技。
    梅妃向前一扑,双手齐出,分别抓住了敬、张二人各自的一隻臂膀,一招“百川归海”,敬、张二人只觉全身功力倾泻而出,其势如破竹。二人竟丝毫动弹不得,任功力自泻。
    不到一袋烟的功夫,敬、张二人便瘫坐于地,完全成了废人。张敬达喘着气,骂不绝口,“如此毒妇,你死了等着下地狱吧!”
    敬伯齐也洩气地骂道:“最毒妇人心呀,梅妃,你得逞了!”
    桑维翰见二人失却武功,一阵狂喜,大叫道:“来人,把这两个反贼押入死牢!”
    梅妃开怀大笑,得意之情不可一世。
    桑维翰急忙前去报喜,“啟稟皇上,托皇上洪福,梅妃已得手,两个反贼已拿下,正押往死牢。”
    石敬瑭大喜道:“如此甚好,斩草除根,杀贼灭门。桑爱卿速派人将敬贼一家老少及家丁都绑了,统统打入死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