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集 草莽英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石敬瑭、刘知远和杜重威迟疑地看着公主,等着她说出好主意。
    “晋阳城有一家知名标局——敬家武馆,馆主敬老英雄名震江湖。相传敬家乃三国英雄文盎之后。当年文盎起兵反曹,意图匡扶汉室,不料兵败,被满门抄斩。传说当日有一幼女随奶妈出逃,并带走了文氏鞭法。此女成人后嫁入晋阳敬家,这敬老英雄便是其后人。昨闻敬老英雄因病仙逝,敬家正操办后事。少当家敬伯齐也是英雄了得,功夫不在其父之下,正血气方刚,勇不可挡。”公主说道。
    石敬瑭惊道:“有此等人物,还不快把他叫过来?”
    “敬家世代忠良,从不与官府为敌,再说敬家正在服丧期,如何能说得敬家为我效力?”公主答道。
    杜重威急忙说道:“公主休要担心,末将愿凭三寸不烂之舌说服敬伯齐,只要公主依计而行,便可大功告成。”
    敬家忙于丧事,敬伯齐也是熬了几个通宵,两眼佈满血丝,一脸憔悴。今日就要出殯了,武馆上下都忙个不停。
    敬伯齐正忙活着,管家来报,“少当家,晋阳副将军杜重威前来弔孝。”
    敬伯齐一愣,想到此人从未与敬家往来,何故前来弔孝?还没等他想明白,只见杜重威一身重孝疾步走来。
    杜重威上前便握住敬伯齐的手,哽咽地说道:“伯齐兄弟,我来晚了!这几日战事吃紧,军务紧急,所以来迟了。今日若再错过,怕是这辈子就无缘相会敬老英雄了。”说罢,杜重威示意随从奉上礼品——黄金五十两、白银五十两、绸缎五十匹等。
    敬伯齐说道:“杜将军,小民家办一丧事,何劳将军亲自登门,折煞小民了,如此重礼更是万不能收。”
    杜重威也不搭话,径直走到敬父遗体前,轻轻揭开盖头,扑通一跪,放声大哭,“敬老英雄,我杜重威受上天眷顾,得见您老英雄最后一面,实乃三生之幸,此生心愿足矣!您老爷子安息吧,我杜重威给你叩头了!”
    杜重威哭天愴地的作派,把敬伯齐弄得一头雾水,正踌躇间,忽听门外叫道:“公主驾到!”敬伯齐急忙出门,见公主已出轿。公主也是一袭白纱,重孝装扮。
    敬伯齐急拱手道:“小民伯齐不知公主驾到,有失远迎,罪过罪过。恕小民重孝在身不能施礼,望公主恕罪!”
    公主回礼道:“闻敬老先生仙逝,但因战事吃紧,无暇脱身。今日敬老先生出灵,特前来送老先生一程。”公主说着便进入灵堂,焚香叩拜,极是恭敬。
    少顷,司礼官喊道:“吉时已到,出棺——”
    永宁公主和副将军杜重威分左右扶着灵柩直达墓地。
    敬父去世,敬母甚是悲痛,见公主和大将军亲来弔孝,并扶灵出棺,心情也多了些释然。想老头子一生积德行善,死后能有这般哀荣,也值了。
    葬礼毕,公主和杜重威随眾人一行回到敬家武馆,管家急忙敬上上等好茶。
    敬伯齐道:“公主驾临寒舍,小馆蓬蓽生辉。但小民实受不起,惶恐之至,敢问公主有何吩咐?”
    公主道:“敬老先生尸骨未寒,伯齐尚在重孝之期,何敢劳烦伯齐呀。”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家父生前多有嘱咐,皇恩浩荡,竖子图报,伯齐何敢懈怠。”敬伯齐答道。
    杜重威道:“敬老英雄忠心报国,斯人风范,我等惭愧。然今日之势,伯齐兄弟恐有所不知。”
    敬伯齐问道:“将军此话怎讲?”
    杜重威道:“先皇圣德和武钦孝皇帝明宗亲生四皇子和五公主,长皇子李从审、二皇子李从荣、三皇子李从厚及四皇子李从益,另有一养子李从珂。长皇子和二皇子早年殉国。明宗皇帝驾崩后传位三皇子从厚,是为闵帝。养子李从珂不思报效,反倒恩将仇报,杀闵帝,弑君篡位,窃我大唐江山,阻断李氏血脉。末帝又意图加害许王李从益,并讨伐长公主、駙马,实无道昏君,当天下共击之。今四方豪杰并起,拥戴许王登基,欲复大唐李氏血脉。”
    敬伯齐大惊道:“原来如此,末帝竟非李氏血脉,岂非窃国大盗!”
    杜重威道:“正是。”
    公主道:“我倒不是担心末帝害我,我是忧心晋阳城内百姓的安危。一旦末帝得手,晋阳城破,数十万黎民百姓岂不遭生灵屠戮?”
    敬伯齐道:“公主请讲,如有用上伯齐的地方,伯齐愿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杜重威说道:“官军主将张敬达,有万夫不挡之勇,非伯齐兄弟无人可敌。”
    敬伯齐说道:“那正好,张敬达号称大唐第一猛将,我敬伯齐早就想会会他,看他有何能耐。”
    杜重威说道:“张敬达昨日刚经歷一场廝杀,想必要歇息二日,后日中午时分,张敬达必再上西城搦杀,到时恳请伯齐兄弟施以援手。”
    公主说道:“伯齐多日操劳,甚是疲累,今晚好好歇息,养足气力。我等就此告辞。”
    敬伯齐说道:“万望公主放心,后日中午伯齐定会在西城候着,断不会辜负公主厚望。”
    公主大喜,带着杜重威和随行人等径直回府了。
    官军休整两日后再来攻城。张敬达果然又延用上次战法,一顿猛攻之后,便廝杀上来。
    西城墙也已不是夕日的城墙了,乱石堆满了城墙内外,事实上整个西城墙成了一座乱石小山。张敬达还是提着一把偃月大刀,上来就左右砍杀。敬伯齐骑着一匹枣红大马,抡起双鞭,催马迎来。张敬达瞅着这个年青人,长得虎背熊腰,仪錶堂堂,二十出头的年纪,但看起来已是一个威武的男子汉。
    张敬达挥刀指了指,说道:“小子,何方神圣?别人见了本大将军只顾逃命,你却敢来送死?”
    敬伯齐朗声答道:“张敬达,我乃敬家武馆少当家敬伯齐,我劝你还是收兵归顺我大唐公主,复我大唐李家江山,不要助紂为虐,为虎作倀了。”
    张敬达骂道:“好小子,不吃本大将军一刀,看来你是不知道本大将军的厉害了!”
    张敬达举刀便砍,敬伯齐以鞭相迎。刀鞭相交,火花四溅。张敬达刀法熟嫻,且刀刀致命,敬伯齐双鞭飞扬,寸步不让。二人约摸大战了五十多个回合,还是敬伯齐年轻气盛,渐渐居于上风,张敬达则越来越陷入守势。敬伯齐越战越勇,见张敬达有些慌乱,便使出文鞭绝技——双鞭齐飞。敬伯齐左手甩出长鞭直击张敬达战马的前蹄,张敬达挥刀一挡,哪知敬伯齐的右鞭几乎同时赶到,紧紧地缠住张敬达的右手,敬伯齐大吼一声,爆发出全身力气,把张敬达猛地拉下战马。敬伯齐正要再次发力,把张敬达拉到自己的马下,生擒张敬达。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敬达左手抽出腰间短刀,大叫一声,刹那间就切掉了自己的右臂,挣脱了长鞭,敬伯齐只把张敬达的一隻右手臂拉回。官军士兵一见主帅受伤,纷纷涌向前来,拖着张敬达便向后退。敬伯齐怔怔地看着张敬达的手臂,这才明白过来,赶忙一甩长鞭,把断臂扔出还给了张敬达。
    杜重威一见官兵败退,急下令追击。敬伯齐挥鞭一指,阻止了杜重威,示意杜重威收兵,不再追击。
    晚上,駙马石敬瑭和永宁公主大摆庆功宴席,石敬瑭端起酒杯对敬伯齐说道:“伯齐少年英雄,此次立了大功,我跟公主商议过,擢升你为前军都统。伯齐兄弟,我和公主一同敬你!”
    敬伯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深施一礼道:“谢公主、駙马知遇之恩,伯齐此生当效犬马之忠!”
    却说官兵撤回大营,紧闭营门。
    神医韩保升接好了张敬达的右手臂,说道:“手臂虽已接上,但需养护一月方可恢復。但康復后并不能完好如初,接骨容易,接筋脉难。”
    张敬达叹息道:“莫非是我一生杀人太多,才故有此劫。想我一介武夫,若右手不能恢復,就是活着,也跟死了无甚分别。”
    韩保升说道:“大将军勿急,本人还有办法可保大将军右手完好如初。”
    张敬达急道:“神医快快说来,若能保我右臂完好如初,金银不计多少。”
    韩保升道:“大将军言重了,我崔家世代行医,救活人命无数。行医如行义,行医谋利者,是谋财害命也。为大将军医手,老夫已竭尽全力,只是手上筋脉太多,无奇药可用,故难得奇效。此去华山住有淮南名医夏郎中,其人世代采药,以药为生。药性奇特,无病不治,无伤不医,无毒不解。大将军若要使得右手完好如初,非得此人不可医也。”
    张敬达大喜,遂下令备好金银,天亮时便可起程。
    韩保升又说道:“大将军不要有过高期望,那夏郎中虽嗜药如命,但其人心性孤傲,从不医官府之人。”
    张敬达想了想说道:“此事不难,有烦崔先生陪老夫一趟,他夏郎中总不好掰了先生的面子吧。”
    张敬达又叫人传来随军师爷,向皇上和朝廷上表,言明今日之败。速请皇上再派大将,前来晋阳。并言明反贼石敬瑭正勾结契丹,欲夺大唐江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