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集 晋阳受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早朝。
    张公公依旧扯着嗓子吼道:“有本奏来,无事退朝——”
    御史吕琦出班道:“臣有本!”
    “准奏!”皇上脱口而出。
    “臣闻河东节度史石敬瑭,自入晋阳后,招贤纳士,招兵买马。且暗中与契丹勾结,意图不轨,望吾皇早作决断,以绝后患。”吕琦慷慨陈词。
    自得知巴中双侠失手后,吕琦与皇上阴谋不成,只得使出阳谋。
    一听吕琦这般话,眾臣随即议论纷纷,有质疑的,也有相信的,朝堂上乱作一团。
    半晌,皇上说道:“御史之言,各位爱卿有何主意?”
    眾臣一听,皇上原是站在吕琦一边,便异口同声地说道:“駙马谋反,当按律查办。”
    皇上道:“既如此,眾位爱卿,谁愿前往晋阳捉拿反贼石敬瑭?”
    建雄节度使张敬达出班奏请道:“末将愿往!”
    皇上大喜道:“朕擢升你为大将军,率五万大军速去晋阳,克日起程。”
    官兵五万大军把晋阳城围得水泄不通。
    张敬达这次有了妙招,命所有将士尽皆脱去鎧甲,换上轻便的木甲。战时在木甲片上喷些水,让木片变得潮湿。梅生的针功,既然能无坚不摧,但银针射到木板上,都会嵌入里面,发挥不出丝毫的作用。
    好在刘知远先有防范,张敬达每日狂攻,企图都未能得逞。
    张敬达见速战不成,便放缓了攻势,打算长期围困。为了疲惫晋军,张敬达今日攻东城,明日攻西城,他日再攻南城或北城。晋阳城内兵少,穷于应付。每到险处,梅生便前往接应,合力击退官军。
    官军把晋阳城围困了一个多月,城中粮草即将耗尽,其他一切日用亦无法供应。
    中秋夜,公主倾尽所能,才张罗了一桌好饭,招呼駙马、刘知远及梅生一班人等饱餐了一顿。
    席间,公主说话了,“晋阳城小,物寡人少。若不能儘早解围,晋阳危在旦夕。古今以来,既有女不干政之说,但如今事急,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石敬瑭一听便急了,“公主,都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呀!”
    公主接道:“好吧,我就说说我的主意吧。三国时期,刘备有关、张之勇,打起仗来所向披靡,几无人可敌。结果呢,刘备走南闯北,却无容身之地。后刘备三顾茅庐,请得诸葛孔明。孔明虽一介书生,却能帮刘备安邦定国,三分天下,终成一极。”
    公主说罢,石敬瑭连声赞道:“公主高见,公主高见!但话说回来,如今乱世之中,找个武夫不难,要找个书生,且有孔明之能,怕是不易。”
    公主说道:“不难,在洛阳时,听说过洛阳书院有一姓彭的年轻后生。其人好学上进,才思敏捷,书读万卷,且志存高远。上通天文,下晓地理,虽吕望、孔明不及也。”
    石敬瑭大惊道:“公主,是传说,还是真有其人?”
    公主答道:“駙马勿疑,我曾想见见这书生。可惜书院的时先生说,那书生不辞而别。后来听人说他回家乡义阳办了个柿园学堂,以授徒为业。”
    梅生惊呼道:“公主,您说的这个书生是不是名叫彭学敏呀?”
    “是呀,梅儿怎么知道?认识他?”公主问道。
    梅生答道:“公主,俺当然认识他,俺跟他还是亲戚呢,按辈份俺叫他学敏大哥。”
    公主大喜道:“这就好办了,駙马何不差遣梅儿往义阳走一趟,寻着那书生的着落,请他到晋阳来?”
    石敬瑭道:“公主之意甚好,梅儿明早起程,多带银两,务必请得彭先生。”
    梅生说道:“梅儿听从駙马吩咐,但银两不需要,我学敏大哥一向心高气傲,非贪财之人。”
    公主说道:“不管彭先生要不要钱,但多带银两可备不时之需。”
    ……
    话说彭学敏自开办柿园学堂后,远近学子闻名而来,生意甚是兴隆。陈圆外更是喜出望外,见人就夸自己的女婿不仅一表人才,还多么地学富五车。于是陈圆外就让大儿子名书辞了柿饼坊的管事,帮着女婿打理学堂。青青也不再无所事事,整天跟着三姨太忙着安排学堂的伙食。
    彭学敏差不多每天都是起来的最早,学堂的大小事务都得他亲自过问。这日,彭学敏刚到学堂大门,就看见有人在大门外蹲着,像是在等人。当他再走近一看,那人一下子站了起来,喊了声“学敏大哥!”
    彭学敏一愣,这才想来,“你是秀秀吧?”
    梅生高兴地跳起来了,“学敏大哥,你还记得我呀!”梅生上前抱着彭学敏的脖子撒起骄来,喃喃地说道:“学敏大哥,找你好辛苦呀,还担心找不着你呢。可到义阳一问,都知道你。没想到你跑回来办学堂了,生意肯定很好吧?”
    彭学敏拉着梅生的手,关切地问道:“秀秀妹,一路上肯定辛苦了,回来好好歇歇,我叫厨子给你做最好吃的饭。”
    “学敏大哥,以后不要叫俺秀秀了,就叫俺梅儿吧,人家都这么叫。我早就有大名了,俺叫梅生,秀秀那是乳名,俺现在长大了,学敏大哥!”梅生兴奋地说道。
    “梅生,这名好听,梅儿真的长大了。”彭学敏应道。
    二人说着就进了学堂待客厅。
    彭学敏忙着沏茶,南湖水泡四望山雨前茶,碧绿如春,芬香四溢,入心入肺。
    梅生喝了一杯茶,身子暖和了许多,精神也来了。便说道:“学敏大哥,俺又不是客人,你别忙了,俺有要紧事跟你说呢。”
    “梅儿,不用急,慢慢说。”彭学敏答道。
    “梅儿在洛阳时,有幸进了駙马府,駙马、公主待梅儿也是如山之恩。但没成想,后来皇上跟駙马闹翻了,还差点要了駙马的命。现五万官兵围困晋阳,駙马、公主被困,晋阳危在旦夕,駙马、公主性命堪忧。公主早知学敏大哥有经天纬地之才,便差遣梅儿前来请学敏大哥前去扶助駙马,若此晋阳才能转危为安,化险为夷。梅儿想学敏大哥自来志向远大,以后效力駙马,更能宏图大展。”
    彭学敏听完梅生的话,感叹道:“梅儿,公主一番好意,学敏甚是感激。只是目前学堂初建,万事尚在开端,不好出山哪!”
    梅生急道:“学敏大哥,駙马、公主待梅儿不薄,今处险境,学敏大哥可不能见死不救呀!”
    彭学敏沉思良久,忽然高兴地说道:“梅儿,有主意了,真得有主意了。”
    “那就快说呀,学敏大哥。”梅生看来是急了。
    “圣人弟子三千,七十二贤人。你学敏大哥门下弟子虽不满千,但也幸有四大才子。大弟子桑维翰,怀吕望之才、孔明之志,若予相国之位,萧何、魏征不及,即是管仲再世也难以匹敌。二弟子杜重威,大将之才,运筹帷幄,出奇制胜,勇冠三军。三弟子云善、四弟子盛勇,皆少年英雄,其恢宏之志,心机之深,堪称人中虎龙,前途不可限量,大器早晚玉成。”彭学敏得意地炫耀着。
    梅生听得迷迷糊糊,不明白彭学敏在说些什么,“学敏大哥,梅儿是来请你出山救駙马的,你怎么给梅儿嘮些没用的呀?”
    “梅儿,你学敏大哥已熟读《七策立国》,眼下正做着一番大事业呢。一旦成功,何止王图霸业,那可是千秋万载,江湖一统,家国永续,世界大同。从此,四海归一,万邦协和,天地同心,世上再无纷争。”彭学敏心情激昂地说道。
    梅生真的听不下去了,催促道:“好了,学敏大哥,你就说怎么个帮法吧?”
    “那就这样安排吧,你把我的大弟子桑维翰、二弟子杜重威带去。此二人已学有所成,成就駙马的一番霸业不是问题。”彭学敏果断地说道。
    梅生道:“学敏大哥既然说到这个份上,梅儿哪能再加勉强!但不知学敏大哥安排何时起程?”
    彭学敏说道:“今夜,就是今夜!救兵如救火,兵家最忌推拖。”
    “梅儿代駙马、公主多谢学敏大哥!”
    彭学敏说道:“白天这几个时辰,梅儿儘管吃好睡好,待桑维翰、杜重威收拾好行装,晚上便可出发。”
    ……
    夏日的风,吹在湿河岸上,阵阵清凉,甚是宜人。
    陈圆外跟馀观主正在贤山凉亭里品茶对弈。
    茶道,棋艺,古往今来都是成功人士的必备之技。
    “圆外,你那乘龙快婿看来真非等间之辈,你看那柿园学堂办的还真是了不起,他日前途不可限量,甚至是不可想像。”馀观主说道。
    “馀观主是过奖了,小婿多是勤苦努力而已,来日方长,还是不要过分寄予厚望。”陈圆外答道。
    二人相视一笑,感觉棋如人生,人生如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