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许身駙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巴中双侠失手后,广政皇帝孟昶便叫来蜀军指挥使安思谦商议军情,如何罢兵言和。
    安思谦说道:“大唐駙马石敬瑭非等间之辈,对眼下情势必了然于心。唐军撤到平原之地,如我军再战,则失去高山峡谷地带的临高居险之势,几无胜算之机。故两军罢兵言和,宜取双赢之策。”
    蜀皇含首赞之有理,问道:“依爱卿之见,如何拟订议和条款?”
    安思谦道:“稟皇上,末将已有妙计。既获利于大蜀,又可除我大蜀长久之患。”安思谦上前递上锦囊。
    蜀皇阅毕大喜,“此计大妙,就依爱卿之计,有劳爱卿再走一趟唐军大营。”
    ……
    駙马石敬瑭把三万大军驻扎在小李庄,这里四周都是平地,方圆几十里都没有山。在没有山的地方开战,石敬瑭是信心满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石敬瑭这回全是因为栽在了山区作战,像小李庄这样的地形,石敬瑭一点也不担心。这几日他只是一门心思地陪着梅生养伤。
    晚上三四更天的时候,石敬瑭又熬好了一碗参汤。他小心翼翼地捧着参汤,端到梅生的面前,拿起勺子要喂梅生喝汤。梅生争辩道:“駙马爷,我的伤真的好了,昨天就好了,一点事都没有了,不用再照顾我了,我也不用再喝参汤了。”
    石敬瑭说道:“梅儿,就算你的伤好了,多补一天也不是坏事。这碗参汤你还是喝了,算是我最后一次给你熬汤,行了吧?”
    梅生见駙马如此用心,再推託也不好意思了,就说道:“駙马爷,咱说好啦,这是最后一次。”
    石敬瑭答道:“那就依梅儿了,最后一次。”
    梅生喝完参汤,石敬瑭又抱着她,让她好好歇息。也是没在意,石敬瑭突然伸手抚着梅生受伤的左胸,问道:“梅儿,这里不痛了吧?”石敬瑭本没在意,但梅生的私处一经触动,却刷地一下满脸涨的通红,羞得无地自容。但虽觉骄羞,却也觉得受用。梅生顿感燥热难当,一股莫名的兴奋让她滋生出无比的衝动,于是梅生一转身,把头埋进了駙马的怀里,两手搂着駙马的脖子,紧紧地抱住了駙马。
    梅生这一动作,石敬瑭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双手不由自主地抱紧了梅生。石敬瑭欲火突起,使出全力,把梅生身上的衣服全都撕得粉碎。二人忘情地拧在一起,便行了男女之事。
    早上天刚微微亮,石敬瑭便醒了,此时梅生还躺在他怀里,沉浸在甜蜜的梦乡。石敬瑭感叹道:“公主说过多次,要把梅儿许配给重贵,做我的儿媳。真是老昏了头,竟干出糟蹋儿媳的事,我这不就是畜牲了吗?”
    石敬瑭正在痛苦地自责着,门外忽然响起卫兵的稟报声,“报駙马,敌营遣使求见駙马爷!”
    石敬瑭轻轻放下梅生,拉好锦帐,赶紧穿戴齐整,掩好房门,径直来到隔壁中军帐正厅,向门外么喝了一声,“带来使!”
    安思谦信步上前,鞠了一躬,说道:“駙马一向安好!末将安思谦受吾皇之托,前来拜见大唐駙马。意在两国罢兵言和,永结秦晋之好,如此朝廷可以修养生息,百姓可以安居乐业,不知駙马意下若何?”说罢,安思谦恭敬地递上议和条款。
    “大蜀广政皇帝致信大唐清泰皇帝阁下——”
    “蜀唐两国连年争战,劳军伤财,致使生灵涂碳,百姓积怨。今大蜀皇帝体恤万民,意与大唐罢兵言和,永结盟好。”
    “大唐割让剑门关至平武以北四十里地界归大蜀国所有——”
    “大蜀国乃天府之地,盛產五穀,今供大米十万石于唐军,作为唐军屯兵开拔费用——”
    石敬瑭瞅着蜀军的议和条款,沉思起来,越想越觉得合自己的口味。唐军不习山地,善平原作战。剑门关一带崇山峻岭,一旦开战,唐军毫无胜算,再加上山地艰难,又极难耕种,实为大唐的负担。此地如若割给蜀国,倒是两全。但石敬瑭转念一想,割地议和,乃国之大事,除非皇上旨意,臣下岂可擅自决断。
    于是石敬瑭抬头看了看安思谦,说道:“安将军,议和条款并无不妥之处,但石某身为臣子,不能妄自决断。本将速派人前往洛阳,悉听圣上裁决。”
    安思谦道:“駙马之言差矣!駙马身为大将军,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洛阳远隔千里,安能知晓战事详情?”
    石敬瑭想到,此次被困剑门关,皇上拒发救兵,其意在取我性命。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皇上身为先皇养子,非嫡非庶,且登基不满五年,如何容得拥兵之臣。既然我横竖都得死,不如为国尽忠,以报先皇知遇之恩。
    于是石敬瑭说道:“安将军言之有理,那我就签了吧,日后再呈圣上不迟。”
    安思谦大喜。
    ……
    入夜,梅生躺在石敬瑭的怀里,百感交集,思绪万千。想到自己不过一介平民,先是受恒山大恩,今又受宠于駙马、公主,真不知道自己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駙马不嫌我出身卑微,也不嫌我破败之身,如此宠我疼我,我何以为报?梅生想着想着,只觉欲火攻心。于是二人又连番云雨,好一阵折腾。
    事毕,石敬瑭感叹道,我已时日不多,此次回宫,皇上定要取我性命,梅生又如何嘱託?
    石敬瑭揽着梅生,轻柔地问道:“梅儿,倘若駙马不在人世了,梅儿打算如何?”
    梅生一听大惊道:“駙马何出此言?只要梅儿在,定会保得駙马、公主周全。如若有谁胆敢与駙马、公主为难,梅儿岂能袖手旁观!”
    石敬瑭感叹道:“梅儿,大恩不言谢,駙马来生再为梅儿结草。”
    夜色深沉,二人相拥,渐渐入梦。
    第二天吃过早饭,唐军驮着十万石大米,开始拔营。
    不过十日,已到洛阳城。
    石敬瑭带着梅生先回到駙马府,公主自是喜不自禁。
    不大会,张公公便来到駙马府,说道:“传皇上口諭,宣駙马大将军石敬瑭进宫!”
    公主嘱咐道:“駙马,中午儘早回府,府中早已备好你最爱吃的石斑鱼。”石敬瑭两眼含泪,目不转睛,凝视着公主,想到此去已成诀别,何日还能再见公主?
    在张公公的催促下,石敬瑭只好上路。
    石敬瑭低头走进金鑾殿,立即跪倒在皇上面前叩头道:“吾皇万岁,万万岁!臣石敬瑭叩谢皇上!皇上洪福齐天,寿可万年!”
    皇帝李从珂脸色阴沉地说道:“石敬瑭,朕授你大将军之职,平定蜀国进犯。不料你损兵折将,辜负圣恩。这倒也罢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朕就不追究你了。想不到,你不仅不戴罪立功,反倒与敌国私通,割地求和。如此乱臣贼子,朕如何能饶得了你?朕就革去你大将军之职,交有司依法处置。来人哪,给朕拿下这个叛臣贼子!”
    石敬瑭正要辩解,御史吕琦使了个眼色,早已备好的刀斧手一拥而上,当即绑了石敬瑭,押入铁笼中。
    副将刘知远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返回駙马府,向公主稟报。
    公主带着梅生和副将刘知远,急匆匆地赶往宫中。
    公主一行刚到宫外,见吕琦已率御林军把宫门围得水泄不通。吕琦扬鞭阻止了公主前行。
    公主上前施了一礼,说道:“吕将军,先帝待你不薄,我是公主,有急事入宫面见皇兄,请吕将军放行。”
    吕琦道:“皇上吩咐过,非皇上亲自下旨,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宫。”
    公主叹道:“宫中护卫森严,重兵重重,如之奈何?”
    梅生忙答道:“公主勿虑,宫中侍卫皆平庸之辈,仗人多势眾而已,吓唬外人可以,但岂是梅儿对手。”
    公主大喜,向梅生使了个眼色。
    梅生舞动双臂,一招“摧枯拉朽”,御林军顿时被震得东倒西歪,四散倒地,吕琦双手捂胸,口吐鲜血。
    公主一行乘势疾行而入,直闯入禁宫。此时,恰遇上刀斧手们还正在院内加固缠绕囚笼,囚笼由四根铁制的立柱和八根铁梁构成。石敬瑭站立在囚笼正中,目光呆滞,面无表情。
    公主一见此情此景,哇哇大哭起来。
    刘知远对梅生说道:“可有办法解此牢笼,救出駙马?”
    梅生点点头,示意可行。梅生交叉双臂,做撕裂状,使出一招“网开一面”,把铁笼一下子撕得粉碎。
    刘知远赶紧上前,小心翼翼地掺扶出了駙马。
    “公主不可造次,駙马我死罪难逃,切莫连累了公主。”石敬瑭吼叫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