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北国歷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话说净心师太正享受着鱼水之欢,忽听正厅里有人走路的响声。而且那响声还很特别,脚步沉重有力,但却是一隻脚轻一隻脚重,其他人听不出来,净心师太却能分辨得很仔细。
    净心暗自叫了一声“不好”,莫非来者是一个劲敌。净心一把将朱光清从身上推开,迅速穿上衣裤,抽出长剑,冲到正厅。
    净心一看,原来是一个邋遢老头,人高马大,身宽体胖,模样有七十多岁的年纪了,一副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相,净心看到就噁心,于是便招呼朱光清几个小嘍罗把这个老头轰走。
    朱光清领着手下三个马仔一拥而上,要把这个老头推出门。谁知那老者根本就不答理,只顾捡着供案上的猪头肉渣吃。朱光清大怒,几个人上去就要拿人。老者连看都不看一眼,右手依然捡着肉渣,左手随便一扬,向外拨拉了一下,朱光清几个人便被打翻在地,四脚朝天,头也纷纷磕在地上。
    净心一看这架势,才明白这老人来者不善。便立即挥起长剑,使了一招“牵鬼上剑”,老者左手伸出,用食指和中指轻轻一夹,夹住了净心的长剑,净心使出全力抽剑,长剑就是纹丝不动。净心大惊,好像她的长剑插进了一块巨石中。
    老者仰首哈哈一笑,“恒山剑法,不错,恒山剑法!”笑罢,老者才松开手指,净心收回长剑。
    净心馀怒未消,问道:“阁下何人,怎识得我恒山剑法?”
    老者上前一把抓住了净心的右手,净心觉得这老者的手好似一把钢钳,叫她动弹不得,长剑噹啷一声掉落在地。老者也不理会,牵着净心走出了庙门。
    朱光清和几个小嘍罗站起身来,怔怔地看着净心被牵出了门,拾起净心的长剑,既不敢问,也不敢追。
    原来这老者正是欧阳宝石——唐朝大太监田令孜的义子。
    欧阳宝石这次是要远去八千里北国通古斯取获宝物的,路上需要人服侍。一是他年岁已长,二是他左脚跛的狠,三是宫中生活惯于别人侍候。净心说来也是碰巧被抓丁了。
    欧阳宝石带着净心,一老一少好似一对父女,一路向北走过八千里,走了将近两年,总算走到通古斯。
    这一路上,净心总是忙乎个不停,欧阳宝石是个大肚汉,一日三餐都是海量,每一天都把净心累得要散架似的。
    净心对最后三千里的记忆最为深刻。无边无际的大森林,冰天雪地,白雪皑皑,人烟稀少,黑熊成群出没。跋涉在那万古死寂盘亙无际的雪海里,恐惧辅天盖地而来,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牢笼中,随时都会被一群怪兽吞没。
    北国虽人烟稀少,但人长得却很恐怖。个个红头发,蓝眼睛,白脸皮,鹰鉤鼻。更恐怖的是他们还吃生肉,喝人血,叫人不寒而慄。净心虽然十分害怕,但欧阳宝石却不以为然,他有神功在身,何惧虎豹豺狼。再向北走,见到一个红毛人脚下踩着两块长木板在雪地滑行,速度极快。欧阳宝石一挥手,那个红毛人立即倒地不起,净心觉得是欧阳宝石用了暗器。
    欧阳宝石抢了红毛人的木板,他们俩人学着红毛人的样,滑行起来。一开始,滑行的速度还不快,但两天后他们熟练了,滑行起来跟红毛人一样快,一天能走一百多里的路程,而且还不觉得累。后来欧阳宝石告诉净心说,那两块长木板名叫雪撬,是北方人走雪地的用具,就像在河中撑船一般。
    冬至日的第二天午后,欧阳宝石和净心终于来到了通古斯。
    通古斯方圆千里,是一个极寒之地。北风四季呼啸,冰冷如刀,刮在脸上,彻骨地疼痛。
    欧阳宝石指着面前的一座冰山说道:“宝物就在这冰山之上。”
    冰山也不是太高,约有五十馀丈。只是冰山周围都覆盖着冰,光滑透明,无处着手。欧阳宝石爬了好几次,每次到了半空就滚下来了。忙活了二个时辰,天色渐渐暗淡下来,黑夜悄悄降临了。
    欧阳宝石终于气馁了,怎样对付这个冰山,他是无计可施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到明天天亮后再想办法。
    欧阳宝石招呼净心坐下,吃些乾粮填填肚子。
    劫难就发生在后半夜里。
    五更天过后,突然狂风大作,彻骨的寒冷一阵阵袭来,人就象掉进冰窟窿一样,无处可逃。
    净心咬着牙,不停地运送着真气,但终是抵抗不了多久,寒风刺透了她身上的衣物,她觉得像光着身子一般在寒风中颤慄。
    在来到通古斯之前,欧阳宝石就猎杀了两头大黑熊,熊肉被烤熟吃掉,熊皮被扒下来做了大衣。面对这苦寒的冷风,熊皮就像一张薄纸,没有任何抵挡力。
    过了一袋烟的功夫,净心终于挺不住了,一头栽倒在雪地上,全身僵直,昏迷不醒。
    欧阳宝石大惊,急忙抱住净心。他解开自己外面的熊皮大衣,又解开里面的破棉袄,把净心揽于怀中,裹得严实实地,紧紧地抱着。
    欧阳宝石轻轻地喊着:“女娃子,女娃子,醒来吧!你不能死呀,你要是死了,我到阴曹地府也没脸见天佑了,我怎么能弄死她的恒山弟子!”
    净心终于苏醒过来,发现她已躺在欧阳宝石的怀里,这里的确是暖和些。
    欧阳宝石见净心醒了过来,放松了许多。他从怀里抽出两本书,又塞进净心的怀里。想必是冷风鑽进了他的背部,他不停地打着激灵。
    也可能是为了减轻寒冷的痛苦,少言寡语的欧阳宝石向净心讲述了他和恒山天佑师太的往事。
    欧阳宝石和天佑都出生在淮河岸边,两家是世交,出生前被指腹订婚。在两人十三岁时,适逢王仙芝起事,淮河两岸十室九空,白骨露野,两人都是家败人亡。欧阳宝石被人送进宫里当了小太监,天佑被人带上恒山。
    欧阳宝石进宫后深得大太监田令孜的欢心,被田令孜收为义子。田令孜为了挽救大唐的覆灭,下令欧阳宝石带领一帮小太监到淮南濮公山习练他一生研磨而成的武功绝学。
    天佑师太十七岁继任恒山掌门后,便开始找寻欧阳宝石的下落,得知欧阳宝石已回家乡,便来到濮公山,要欧阳宝石履行父母生前的媒约,她本人愿意还俗下山。但欧阳宝石只是不从,天佑却不依不饶,誓要欧阳宝石与她完婚。不得已欧阳宝石才向天佑吐露实情——他早已是太监之身。
    天佑师太绝望之后,便带着恒山弟子向义阳三关进发,阻止朱温叛唐。
    朱温在义阳南屯有三万大军,天佑师太只有一百多个恒山弟子,这哪里是去狙击朱温,分明是寻死的作派。
    天佑师太在义阳三关抵抗了不到十天就颇感吃力,便吩咐手下弟子净灵到武林各大门派求援,但净灵所到之处全都吃了闭门羹。净灵从泰山返回义阳时路过濮公山向欧阳宝石哭诉了自己的遭遇。欧阳宝石担心天佑的安危,便带着一帮小太监随净灵上了义阳三关。可惜当时欧阳宝石的三层武功只练到第二层。
    在义阳三关的激战中,欧阳宝石的武功大放异彩,朱温三万大军困于义阳三关,不得前行一步。但后来由于欧阳宝石的左脚中了毒箭,天佑师太身负重伤,他只得率眾退出战场,把净灵送回恒山,可怜恒山一百多个弟子只剩二十来人。此后欧阳宝石再次返回濮公山继续研习武功,并最终成功地练到了第三层。
    欧阳宝石讲到这里便嘱咐净心在天亮太阳升起后,趁天暖时尽力往回赶,逃脱通古斯这个死亡之地。
    “女娃子,老夫塞在你怀里的这两部书便是老夫平生全部所学。老夫当年在濮公山研习多年,将原着增写成三部奇书,第一部是《七经六脉内功心法》,此书已交与你天佑祖师太,供她习练。她向弟子传授这部心法时更名为《恒山内功心法》,想必凡恒山弟子都习练过此功。聪明者,此功需要习练七年,愚笨者,此功需要习练十年。”净心听罢,点头称是,自己在恒山呆了三年,也练了三年恒山内功心法。
    欧阳宝石继续说道,“后两部书是《三重境界》和《七策立国》。《三重境界》是一部武功绝学,但要习练三重境界,必先习练七经六脉内功心法,打通全身经脉,方可习练此武功绝学。若七经六脉尚未打通而强行习练三重境界,轻者全身经脉扭曲,痛不欲生,重者全身经脉爆裂而亡。当年老夫所以没有将《三重境界》传与你天佑祖师太,就是怕她贪求冒进,损坏身子。无奈人世沧桑,你天佑祖师太从义阳返回恒山后,再也不愿与老夫见面,想必是老夫害她太深,孽缘已尽,积累伤心。老夫便自个藏身于濮公山里,修炼三重境界的第三重。”
    “那第三部书《七策立国》是做何用呀?”净心问道。
    “《七策立国》是打天下治天下的经世秘笈,得此书可视《商君书》为小儿玩物。今日到通古斯,便是取此冰山上的麻壳籽。有了麻壳籽,复我大唐如囊中取物。可惜女娃子不懂这个。”
    “今个不就是大唐吗?怎么还要复大唐呢?”净心不解地问道。
    “这算哪门子大唐噢,大唐早已亡了!今个大唐是徒有其名,实无其实,毫无半点李氏血脉。女娃子,等你回到中土,寻一个能复我大唐之义士,便将此书交付与他,复大唐便指日可期,也不枉我一生之所求!”
    半晌,欧阳宝石又叹息道:“不容易呀,莫不是大唐气数已尽,天灭大唐,我能奈何!”话音越来越弱,一会就没声音了,净心以为他睡着了,自己也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太阳升起了老高,明亮的阳光把净心照醒了。净心起来一看,欧阳宝石僵硬地坐在雪地上,冻死在了通古斯。
    净心对着欧阳宝石的遗体叩了三个头,便踏上雪撬发疯似地向南奔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