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开了一半的车窗,夏夜的晚风从这道间隙里吹入,拂着沉知许的发,缓慢轻柔,伴随着季节限定的蝉鸣声,一阵一阵,将她带回很久很久以前。
    高中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怀念的时间。
    可又因为有一个谢司晨,而显得那么难忘。
    她想起那一年的冬季,他站在她家楼下,忽略沉枝意的热情,安静地写下“记得想我”四个大字后孤单地离去。
    她去过谢司晨家,知道沉家离他那里会有多远。
    月城的两个极点,需要好几趟公交转乘,需要一段不长不短却曲折起伏的步行。
    而且那一年受气候影响,寒风格外萧瑟。
    为爱奔波好像是他的天赋,从不嫌辛苦,也没有怨言。
    沉知许突然很后悔。
    那时候,她至少应该下去给他送一条围巾,再抱抱他的。
    怎么就是让他一个人回去了呢?
    大概是因为,那时候他们刚确认关系不久,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候。
    她被宠爱到丝毫不害怕失去。
    是不是潜意识里甚至认为,谢司晨这样做是应该的呢?
    或许是吧。
    她口头上总说着爱是平等,是彼此付出,其实心里就是希望,对方比自己多爱一点。
    那多出来的一点,是她敢于敞开心扉,有样学样的关键。
    她从来不说。
    不敢说,不愿说,非要人绞尽脑汁地猜,去在不解释的前提下明白她的执拗。
    在成为情侣以后,她好像就忘了他们之间的竞争关系。
    是因为谢司晨从来都摆出不计较输赢的样子。
    虽然平时他也轻描淡写,但在爱这件事情上,他的诚意更加直白。
    这么多年,从未改变。
    沉知许觉得眼眶湿漉漉的,像是有泪水,只是一直落不下来。
    她忍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在忍耐。
    谢司晨一直握住她的手,注视着她。
    她或许不知道,她的瞳孔此时此刻看起来,就像是突然要下雨的艳阳天。
    带着潮气的绚烂,美得脆弱,却有一种迫人的魅惑。
    沉知许招架不住这样的目光,把手抽出来,捂住了眼睛。
    她知道谢司晨肯定在看她的笑话,但她并不觉得羞耻,反而哽咽。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没有回国,那你该怎么办呢?”
    那时候他的背影,长长的脚印,堆满的积雪,都在脑海里重演。
    谢司晨想替她擦一下眼泪,但看着架势,她是并不想让自己看见这份狼狈。
    所以他只把目光落在她的手背上。
    他说,“不会的,你一定会回来。”
    “你就这么笃定?”
    “我坚信。”
    “坚信什么?”
    “你爱我。”
    她五指分开的间隙里,懵懂的眼神透露出来。
    泪花在眼睫上闪烁,感伤染红了眼尾。
    谢司晨终于找到机会,能够摸摸她的眼睑。
    “我相信你爱我,就像我爱你一样。”
    *
    沉知许其实并没有真的哭,她只是觉得很胀。
    心脏承受了太多的情感,复杂的味道铺陈,吸收不了消化不掉,只能从别的器官中流露出来。
    她将谢司晨那句话咀嚼了很久,还是没能完整地理解透彻。
    可她心里很清楚一点。
    就是,如果能够回到那一天,从那个雪天开始,她就不应该让谢司晨一个人了。
    “我不回去了,我跟你走吧。”
    十八岁那年说这样的话,是很任性的事情。
    可是今年她二十八岁。
    她已经拥有能够自己选择人生的权利,也能够为此负责。
    与他之间的羁绊,即便成为一个惊险万分的赌注,沉知许也能够捧住这未知的结果,将自己接起。
    谢司晨愣了一下,笑出来,“真的?”
    沉知许从来不说假话。
    于是两个人,一个揣着冲动与澎湃,一个装着理智和激情,调转了方向,往另一条路上驶去。
    她突然想起和谢司晨重逢不久的雨天,两人盛满比车窗外所有雨滴都还沉重的思绪,在逼仄的车座上缠绵。
    那时候的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呢?
    真的只是见色起意,寂寞的身体在找寻熟悉的归属吗?
    沉知许知道,根本不是。
    她只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她想,用这种方式好好摸一摸他们之间的距离。
    摸一摸这一条她回头的路,会有多崎岖。
    *
    谢司晨并没有带她去酒店或是回自己家,他在月城有一套几乎没住过的房子,是父母在他成年后便着手置办的“嫁妆”。
    他本来可以选择一场安逸悠闲的人生。
    所以当向思缪问他,为什么不继续走下去的时候,他心里暗暗道,已经走过了。
    他对幸福的终极定义便是沉知许。
    如果她没有选择回来,那么谢司晨便会借着升迁的机会前往美国。
    他与华家的关系即便再亲密,也是一纸合约促成的雇佣。
    无论身处哪里,他迟早都要离开华润的。
    只是她回来了,谢司晨原本的计划被打乱。
    但他并不介意为此绕远路,甚至还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而感到开心。
    所以眼下,他想要世界已经向他敞开怀抱。
    他已经幸福到,不愿意也不需要再接受新的冒险。
    “你真的很唯利是图。”
    沉知许倒在床上,看他立在床边脱外套,眨眼的功夫便单膝跪上来,压得她身旁的被子陷下去一方。
    阴影自上而下笼罩住她的上半身,谢司晨不管不顾地捧住她的脸就吻上来。
    唇舌含糊之间,他不置可否地说了句,是。
    而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和沉知许尚未泯灭的责任心与社会感不一样,谢司晨更信奉利益至上。
    他不信命,所以需要强大的能力与坚定的决心,人为地为自己的人生铺阶造梯。
    凡事发生,皆需有利于他。
    如今,他想要的一切已经唾手可得。
    所谓野心,所谓梦想,即便都成为牺牲品,又如何呢?
    他谢司晨也不是伟人。
    手指落在锁骨上,带着被晚风吹抚而过的凉意,沉知许伸手抓住了,换来唇上被咬一口的结果。
    他摩挲着那寸赤裸在外的肌肤,轻轻舔过唇瓣上自己留下的红艳伤口。
    沉知许骂了句:“狗。”
    “我就是。”
    他笑,慢悠悠地摸着她圆润的纽扣,装饰用的玩意儿,不堪一击。
    猝不及防地用力一扯,就全然崩坏。
    沉知许吓了一跳,撑起腰肢来,想将胸口捂住,却被他双手扣着手腕强硬地拉开。
    黑色的胸衣包裹着柔白色的浑圆,自上而下的姿势,他垂眸将能够将山谷之间的汹涌清晰观赏。
    极其深邃的一道沟壑,他用手抚摸过两侧的柔软和绵感,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细腻。
    光是视觉冲击,就已经足够调动他浑身的兴奋细胞。
    沉知许缓过那股被扯坏衣服的惊讶以后,很快反客为主。
    她单手绕到背后,解开了内衣扣。
    谢司晨还沉浸在黑与白的艳色之中,就看见那蕾丝在视线里晃了一下。
    暧昧的遮掩被松开,昏暗的灯光下,她眼中的情欲与勾引几乎要将他灼烧。
    沉知许往后挪了挪,与他拉开距离。
    小腿蹭上他的腰部,脚趾踩着肌肉往上攀爬,每一寸都细细蹂躏而过。
    她的唇一张一合,悄声道。
    “今晚,我要驯服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