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有没有早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天下午,在学校鲜有人烟的小道上,唐秋雨打了她一巴掌。
    沉知许捂着发烫的脸颊,心里想的却是,她的妈妈连教训孩子都要找个人少的地方。
    她果真看自己的面子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有那么一瞬间,沉知许想将这段时间自己所有的经历托盘而出。
    她很想看看,唐秋雨在得知她经历过这么不堪的事情以后,会发点什么疯。
    可理智还是将她拴住了。
    她在所有的责怪里回答,知道了,妈妈。
    并非是只知道妥协,而是沉知许很清楚,她是无能版的周汝城。
    她只是想要一个顺她心意的答案,沉知许何乐不为。
    可接下来呢,怎么办呢。
    她不知道。
    谢司晨听完她的话以后,沉默了很久。
    沉知许第一次见他这么安静。
    不过想想也是,早恋这种事情,对于高中生来说就是原罪。他们班多的是见风使舵的人,羞耻的风一吹,恋爱中的人就会被他们划分到名为败坏的阵营里。
    谢司晨会觉得自己很差劲吗?
    沉知许难得分神去思考他人对自己看法。
    她问自己,如果是谢司晨早恋,她会有什么想法呢?
    她的第一反应大概是好奇。
    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这人呢。
    还没思考出个所以然,谢司晨就把她手里的书本抽走了。
    他的表情不是很好看,不仅在皱眉,连头发丝都竖立起来,一副不悦到极点的模样。
    “沉知许,你真的在和别人谈恋爱吗?”
    她眨眨眼,把自己的书抽回来,重新摊开。
    “你猜。”
    谢司晨原本悬着的心被她这一句回答弄得不上不下,他“嘶”的一声,牙都快咬碎了。
    她怎么能?她怎么能?
    他忍着心里的躁意,斩钉截铁地否定:“我肯定你没有。”
    沉知许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你不是会早恋的人。”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他鲜少拔高音量讲话,惹得班里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将目光投过来。
    沉知许在他手忙脚乱的抱歉里笑了一声,收拾了几本要复习的书,走出去了。
    谢司晨看着她的背影,愣了两秒才匆忙抓起自己的练习册和笔,追了上去。
    越过长长的寂静回廊,即将迎来月考的高一教学楼十分安静。
    沉知许走的小路,她喜欢安静,最清楚哪里人少,也清楚怎么躲过老师的视线。
    谢司晨跟在她后面,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身体与身体之间,只要伸出手,他就能够到沉知许的长发。
    影子与影子却交迭在一起,他比她高出半个头,将她完整地覆盖住。
    沉知许知道他跟在后面,可他没拒绝。
    那天是周六补课,他们逃掉了上午所有的自习,在图书馆随心所欲地复习到落日西垂。
    谢司晨从来不觉得学习是一种享受,相反,他觉得学习很烦。所以总是一会儿用功一会儿放松。
    但那天他没有,全神贯注地学到了最后。
    他想应该是沉知许坐在他对面的原因。
    她认真到让人尊敬,让人惧怕,让人不甘落后。
    空荡荡的图书馆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形成了一种静谧的氛围,让痛苦的复习变成了可以接受的训练。
    谢司晨觉得这一天可能是他今年效率最高的的一天了。
    很充实。
    还差点什么。
    所以在沉知许请他吃冰激淋的时候,他双手倚着栏杆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有没有早恋?”
    她还是那样风轻云淡,即便被周汝城约谈了也当作无事发生。
    “你不是说我没有吗。”
    “那不一样。”
    “哪不一样?”
    “我要你亲口承认。”
    沉知许不说话了。
    半晌,她把吃剩的甜筒和纸屑一起丢进垃圾桶里。还给他一句:“如果你心里早就有认定的答案,就不需要再去强迫别人服从你所想。”
    说完她就要走,谢司晨又把她拉回来。
    沉知许以为他是情急,可真正面对了,又发现他的表情很平静。
    “我没有强迫你。”
    他说。
    “我认为你没有,和你告诉我没有,是不一样的。”
    “我相信你,和你信任我所以告诉我,或者你在意我所以向我解释,是不一样的。”
    风吹过初秋燥热的天空,涂抹上斑驳的橘色。
    他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起来。
    “我知道……你或许不信任我,也不在意我。但我想告诉你,你的答案很重要。我在意,很在意,所以感觉到你敷衍我,我才会生气了。”
    沉知许觉得自己的瞳孔在那一刻可能晃了一下。
    她想起爸爸,想起外婆,想起很多曾经也那么在乎她说的话的人。
    他们如果还在自己身边的话,是不是也会和谢司晨一样,为她的敷衍生气、心疼?
    她真正的感受,需要剥落了这层诱人的糖衣才能看清楚。
    会有人愿意看吗?
    沉知许那时候还并不知道,她自以为已经很好地抵御了唐秋雨对她的洗脑,实际上仍逃不开环境中潜移默化的改变。岁月里一次又一次的洗涤与冲刷,在离开家的许多日子以后,她才逐渐回过神来。
    可那时候她还是和谢司晨道了歉。
    谢司晨问她为什么。
    沉知许说,“我迁怒了你。”
    他云里雾里地,还不忘讨价还价,“那你欠我一次。”
    “可以。”
    “现在还。”
    沉知许愣了愣,问道,“你想要什么?”
    谢司晨指了指她的手臂。
    “我想你告诉我,你的伤口是从哪来的。”
    沉知许没想过会被人注意到。
    校服袖子刚好能盖住的地方,平时不会被目光浏览。
    可她总觉得自己赤裸在外的部分,都已经被周洛祺品尝。没有露出来的也一样脏,一样让她痛。
    有了伤口,好像就有了理由。
    痛是因为这里的肌肤分裂了,细胞在哭泣,而不是因为有人在伤害我。
    人在极端的困境里总会从心理上产生自我防护机制。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难以启齿的病态,能够在无知无觉中对谢司晨说出来。
    只记得他脸色很差,向来在乎男女授受不亲的人,居然将手指搭在了自己的侧脸上。
    那目光,应该是心疼。
    可她又明明看见了火焰在烧。
    他说,“沉知许,你会生病的。”
    再这样下去,你会生病的。
    *
    写的时候很上头,明天考四级了还在这嘎嘎写,发的时候却很焦虑T_T我时刻铭记自己是h文写手,却找不到一个地方能吃肉喝汤T_T我保证这个剧情过完了让他们疯狂doi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