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正义,都是有瑕疵的正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谢司晨刚回到家,沉知许的电话就来了。叁十秒后,两个人在玄幻处面面相觑,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问道:“忙完了?”
    “嗯。”沉知许被他揽着肩膀进来,“之盈回去了?”
    “刚送回去。”他指了指沙发示意她坐,转身到吧台给她倒水。
    沉知许来他家的次数寥寥可数,直至今日才有闲心参观。
    早年他们如胶似漆的阶段,曾经做过未来有关于房子的计划。从装修到地段,都是彼此共同商量和策划,凝聚了无数憧憬与期待,谢司晨甚至做出了建模。沉知许那时候笑他太认真,太心急,怎么会预料到,原来自己真的能够狠心到将幸福化作泡影。
    如今各自独居,像森林与海洋般,虽然关系密切,却始终不能相互生长、汇合。
    沉知许捧着他递过来的杯子,慢慢地浏览他的世界。
    谢司晨的个人风格一向很强,很多时候她只需看一眼,就知道非他莫属。他的房子也是,冷酷、宁静、生人勿近。
    其实听完莫晨清的话以后,沉知许的心情并不那么好。但谢司晨在她出神的时候从后面抱住了她,有力的双臂传递给她的不仅仅是体温和陪伴,还有接纳。
    他的新世界,再次接纳了她。
    十年前是如此,十年后仍不改初衷。
    她是相信爱情的,但是不相信自己的运气。谢司晨却一次又一次降临在她的人间,告诉她,可以。
    你可以做一个幸运的宠儿。
    她把杯子随手放在了架子上,转过身,吻住了他。
    他有点惊讶,揉着她的后脑勺张开双唇。
    津液在彼此的口腔流连,她用了力气去捕获他,略带强硬的进攻,异样得不像她的作风。
    沉知许当性是镇定剂,不代表她会借性发泄。
    其实在治疗的过程里,情绪是很容易走上弯路的。可没办法,她的性对象是谢司晨。任何东西,别说只是区区的性了,只要建立在爱的基础上,就很难变质。
    已经抓到彩虹的人,怎么会被稍微奇异的云彩就吸引视线。
    谢司晨知道的。他了解她。
    所以被动地接受她野蛮的入侵,顺从得仿佛这具肉体本就是她的封地。
    渐渐她开始不满足于唇瓣上的纯洁交流,一边纠缠一边伸手去解他的皮带。
    谢司晨把她教的很好,有的技能根本不会因为时间而生疏。
    他的裤子应声而落,接着便是沉知许的外衣。
    到最后他身上只剩一件黑色的衬衣,扣子被她一颗颗扭开,指尖一次又一次触碰到肌肤,引起酥麻的感觉,让人血脉喷张。
    谢司晨握着自己的性器,上下滑动着舒缓。他早就硬了,偏还有闲心陪她玩奇妙的生理游戏。
    她今天化了妆,但精致的妆面和犀利的眼睛都掩不住她眼中的光彩,像一面被雾化的玻璃,而窗外正掉着晶莹剔透的雪花。
    她像是第一次见男人的身体般,四处不计后果地点火。
    见他在撸,竟也敢将手放上去。柔软的手心按住龟头,被收缩的马眼轻轻咬着,流出来的浊液淌在她的掌纹之间,像注入了河流的沟壑。
    “这是什么?”
    沉知许一边问,一边用手圈住它,圈住那硕大的形状,几乎要脱出虎口的尺寸,令人惊叹。
    谢司晨很配合,“龟头。”
    “是干什么用的?”
    “插你。”
    她嗔怪地瞥他一眼,就那一眼,柔媚伸出藤蔓,娇软地缠住了他。
    谢司晨坐在沙发上,俯视着她,目光晦暗。
    不知道她还想怎么玩,他既拭目以待,也乐意奉陪。可沉知许今天却没什么耐心,一边伸手去解自己的内衣扣,一边分开双腿,跨坐在了他身上。
    “我想试试看。”
    明明是装作懵懂少女的一句调情,谢司晨却在瞬间的回忆里明白了她的用意。
    我想试试看。
    他们第一次上床,由谢司晨发起的邀约,而沉知许经过短暂的考虑后,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时间穿梭数年,漫长到身体里的新陈代谢都已经更迭,他却还记得。记得他自己的承诺,记得她的痛苦,记得属于他们彼此的每一个开关。
    客厅的吊灯被关了,余一束暖调的光线照亮一隅。
    谢司晨的手刮蹭着她圆润的臀部线条,饱满的软肉因为坐姿被挤出一圈浅浅的脂肪,富有弹性,软滑柔嫩。
    “那就让我来给你一场美好的体验,告诉你,性其实不讨厌,好不好?”
    那是当年他的心声。
    现在用嘴巴说出来,以声音为传播介质,将她暴露出来的脆弱当做门票,直抵心房。
    沉知许将十指塞进了他的指缝,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
    她说,好。
    她好像真的变成了十七岁的那个少女,被谢司晨从深渊中抱出来,以吻封缄,以性为剑,劈碎所有不好的幻想。
    插着她的面孔,是她怎么也忘不了的脸。
    这个人是她的死对头,却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她的挚友。
    可朋友的身份始终太肤浅了。朋友不可以接吻,朋友不可以做爱,朋友更不可以将自己与对方贴紧,到毫无距离的地步。
    身体在被碰撞,灵魂也跟着一摇一摆。
    谢司晨肏得深,她被干得受不了,扭着臀就要往上爬。被他扣着腰身牢牢地坐回去,小穴重新吞入肉棒,那圈粉红的嫩肉都被撑开了,可怜地箍住他。
    里面一直在蔓延湿滑的水液,是她动情流出来的,也是谢司晨肏出来的。沉知许起起落落都要撞到湿哒哒的肌肤,听他笑着说,“腿都被你淋湿了。”
    女上的体味让她食髓知味,抱着他的脑袋不肯松手。丰满的胸脯涌入,谢司晨伸出舌头去舔,像尝精致甜点,慢条斯理又极其贪婪地啃食,在上面雕琢红痕,像个淫荡的艺术家。
    偶尔牙齿磕到乳尖,她下面便不要命似地吸住他,一收一缩,软得让人想更往里入。
    熬不过这阵快感,他又拆了个避孕套。
    沉知许坐在地毯上,脑袋靠在沙发上,看他的身形。灯光只能照亮他的轮廓。肌肉线条,鸡巴翘起的弧度,都很清晰。可是脸看不清。
    这样的模糊倒是给了她回味的空间。
    她一边看谢司晨戴套,一边说:“还是有些变化的。”
    “什么?”
    他蓄势待发,把人从地上拉起来,引导她坐上茶几。
    双腿岔开,中间干掉的体液凉飕飕的。沉知许不习惯,条件反射地想合拢,被他捏着脚腕掰开了,另一只手分出两根手指,满满当当地塞进来。
    “尺寸啊……嗯……”
    沉知许伸出手去摸他的阴茎,粗壮的柱体,比起年少时期,硬度和长度都更上一层楼。
    他的骨节很是突出,形状分明到令人无法忽略。更别说这会儿在挑逗她,在每一寸敏感点上戳弄研磨,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沉知许被指奸得头脑发热,双手撑在身后,颤着双腿主动迎合起他的动作来。
    谢司晨却及时抽出来,在她高潮的瞬间,狠狠插了进来。
    “现在舒服,还是高中的时候肏你舒服?”
    沉知许哪知道怎么回答,受他抽送的频率不断颠簸,磕得臀底发红,嗓子叫到无力。
    他固执起来,非要个答案,把人抱起来捧在身上,开始走动着肏。
    身体酸软,很快如他所愿地含着鸡巴喷出水来。
    沉知许被放到餐桌上,一只手搭在他颈后,那是她唯一的支点。
    他始终在温柔地笑,问她,是这里的桌子硬,还是教室的课桌硬?
    沉知许捧着他的脸,双腿勾在他腰后,想也不想地吻上去。
    “你比较硬。”
    *
    “你没骂之盈吧?”
    她趴在床上,借他的平板备课,知道他没睡,突然抬起脑袋问了这样一句。
    谢司晨正在闭目养神,等着她结束。见她关心,便如实回答:“没有。”
    “哦。”她说,“那你真是善良了一回,当了个知情达理的长辈。”
    回忆起谢之盈揪住她袖口的表情,沉知许都有些不忍。
    谢司晨却睁开眼睛,瞥了她一眼。
    “我不知道来龙去脉,自然不会忙着怪罪。”
    明明在办公室里莫晨清已经陈述得足够清晰详细,以谢司晨的听力,不可能没听清。
    他在意有所指,沉知许摁灭了屏幕。
    “那你现在要听吗?”她歪着头,一副准备哄小孩睡觉的姿态,“会不会耽误谢助上班?”
    “您说。”
    他的表情也很轻松,甚至还摆出一个“您请”的手势。但他们都清楚,接下来要讨论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童话或趣闻。
    沉知许当了这么多年律师,说是没有职业病,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故事里,她用和莫晨清一样简洁却精简的语言,完整地告诉了谢司晨,有关于她的往事。
    唯一不同的是,莫晨清是在看别人笑话,而沉知许,则是在复述自己的人生。
    “我进入法学院上的第一门课,是思想工作课。在此之前我一直很疑惑,为什么专业老师宁愿浪费一次课的时间,也要告诉我们这个道理。他说,太阳照下来,既照警察,也照小偷。”
    后来沉知许才知道,这句话其实是鲁米的诗。
    “我任职的律所极多时候都是向上流社会开张,所以在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太多。”
    无论什么职业,光有专业知识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职业素养。
    所以即便后来沉知许知道了客户隐瞒了一些细节,也还是没有拒绝委托,继续为他辩护。
    “他强奸了一个女学生。”
    那位白人的面孔,在美国乃至整个北美都家喻户晓。既出现在富豪榜上,也从不缺席慈善组织的剪彩。平日里除了商业往来,他还会去大学授课。
    即便已经五十岁,可成功男人的魅力总能蛊惑一些年轻的眼睛。
    沉知许在他的措辞里得知,这只是一场权力的游戏。可她总是那样敏锐,轻而易举地便能分辨一个人眼泪的真伪。
    那个少女甚至还未成年,怀着天赋和热爱,提前进入了大学生活,进入了成人世界。
    被夺取的不仅是童贞和脸面,还有她对这门学科、对整个美国社会、对人性与法律的信任。
    “您强奸了她,是吗?”
    沉知许很难控制自己不去呕吐,光是克服生理不适已经耗尽全身力气,更别说打完这场官司。
    “律师制度不仅仅是维护当事人的权益,律师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老师的话仍烙在心头。
    平心而论,她沉知许也并没有这么高尚的道德情操,在金钱面前抬起自己高贵的头颅,否则也不会赚得盆满钵满。
    可偏偏这次不行。
    她的灵魂出逃了,在对方用廉价美金请来的普通律师面前哑口无言。
    错过了最重要的庭审,对方理所当然地把她换掉了。
    最终还是败诉,七年有期徒刑。
    沉知许的名声也因这一场将近沉默的辩护一落千丈。
    外行人只认为是对方拿出了确凿的证据导致罪犯无路可走,可内行人却很清楚,没有资本主义力挽不了的狂澜。
    有关于她的谣言根本不是压垮沉知许的稻草,她开始真正思考,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什么。
    庭上输赢乃常事,动摇不了她这些年的丰功伟业。所有人都在等待时间将这个失误掩埋,沉知许却陷入了无尽的迷惘里。
    这个世界不会好了。
    她一度这样想。
    强奸犯可以和受害者共浴一层阳光,诈骗犯可以拿着擦边的法律置身事外逍遥自在,打人可以不用负责任,小偷都能被愚昧的善良洗白,说他只是走投无路。
    人类的正义,都是有瑕疵的正义。
    可她陷进去了,陷进她身处的这片海,陷进自我的问罪,陷进日复一日的重迭里。
    十七岁那年所遭遇的经历并没有将她摧毁,却在八年后的今天,彻底将她击碎。
    她坏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