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凡菩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因为校内模拟法庭比赛的事情,沉知许跟着系里的一些教授跑了趟京大。两所高校时常有学术上的摩擦,这次也不例外。
    “让我们也看看京华的法学精英有多出类拔萃。”
    对方教授毫不客套,是真的带着几分视察在心里的。说来也正常,京华的法学院算是本校的一块金牌匾,多年来一直被放置在最要紧的位置熠熠发光。而被笼罩在这圣光之下,被恩泽哺育的芊芊学子倒也受其精粹浇灌,长出颗颗星子,挂在各行各业都有闪烁其中的存在。
    沉知许曾经也做过那样的梦。只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她见过扶桑瑶池,说陨落不至于,只是到了这个年纪,承认自己的平庸已经不再吃力。
    针锋相对的谈话揭过了总该有个舒缓环节,他们这边的教授做东,地点就定在某个雅致会所。至于名字和位置,沉知许并未留心。
    她心知京都城内从不缺宴请宾客的好地方,分出叁六九等,今天要去的地方归属哪一阶级,不是她该探究的。
    这种场合本不该她一个新人到场,只是负责人这个职位压在头顶,即便是当个普通食客,她总归是要坐端正的。
    结果去了才知道,这是一场教授的私交。席间徒增好几张交流会上没见过的面孔,沉知许没细看,也能凭借招呼声里的几句寒暄得知,今天的饭局举足轻重。
    人的阅历像一座慢慢种满树木的大山,沉知许自认在这些人面前尚未播种,于是立个沉默寡言的人设,带笑回答每一个问题,让自己不至于扫兴,但也不争做出头鸟。
    只是一张年轻面孔坠在其中,总归是惹眼的。
    有人对她眼熟,谈起她阅历。听了半段才发现,原来是家中有个侄子,也曾读于常春藤,沉知许和他届数相近,有所耳闻。
    “小沉教授在国外华人的法律圈内算得上是声名显赫。没想到今年京华居然能摇来这尊大佛,也算福至你校啊。”
    这人正值中年,说话全是些油腔滑调,更别说给她这个职场小姑娘面子,一番言语下来,不是给她抬咖,反而徒增尴尬。
    沉知许心里不悦,嘴上只用一句“过誉了”便轻轻揭过。怎知他如同狗皮膏药,非要贴上来找不痛快。借着两杯清酒在肚皮里,顶着一张醺红的嘴脸开始替她书写人生:“我听说你当年在美国替不少权贵办事,拿到的佣金不少于这个数。”
    几根手指竖起来,座上不少人扫过一眼,端起杯盏,笑得意味深长。
    沉知许脸色不好看,他却雾化掉人情世故,自顾自地滔滔不绝:“依我说,既然能拿着绿卡和美金过逍遥人生,干嘛上赶着当正义使者替个平民百姓维权啊?……这个社会可不是靠正义过活啊,钱,钱才最重要嘛。真是小孩子一个。”
    “律师和教授,哪一个听起来都光鲜。可如果能让我选,嘿嘿……我肯定做不到小沉教授这样决断啊……”
    她险些就要反唇相讥,结果一只纤瘦的手先她即将决堤的理智一步,伸出来挡下了那多舌之人的下文。
    “师兄。”那男人不轻不重地叫了一声,“你喝多了。”
    那中年人哼唧着不满,却在看清阻拦的那一瞬间错愕一霎,轻蔑表情缓缓而散,顺着台阶卖他的面子:“是啊,喝多了。”
    轻佻的醉意装在眼睛里看向沉知许,道歉道得像开玩笑,将前面不尊重的话语全都糅合成同一个玩笑。
    沉知许掀起眼帘,也权当玩笑。
    “没关系。”
    推杯换盏的衣香鬓影里,她像一束开错季节的君子兰。
    还好散场散的早,年纪大的人熬不了夜,还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接下来可能还会有上不了台面的环节。同校的前辈拍拍她的肩膀,留下一句任重而道远,当做安慰。
    无论国内外,圈子就这么大。
    她的过去如果想要被深究,根本不是什么深奥的难题。
    沉知许心里坦荡,倒不是计较这些误解,只是被游说多了,也难免有郁气。但气结归气结,该有的礼数她还是得有。比如不在这群泰斗面前留下呈口舌之快的鲁莽印象,又比如得寻个由头向好心人道谢。
    许是上天眷顾她的强迫症,不寻常的人情拖久了便会成茧,于是许她一个偶遇的机会的趁早还清。
    那是京华最忙碌的一段时间。因为春季莅临,校内大好风光向游客开放,错过了红梅时节仍有其余花开。再加之各种活动纷沓而至,沉知许又回到了连轴转的状态。
    不过这对她来说并不难,甚至已经成为游刃有余的习惯。
    通宵达旦的这段时日她都住在宿舍,没时间也不方便,于是和谢司晨的联系就此断开。沉知许有想过算不算结束,但一定要找原因也全是她不好,非要挑他的逆鳞,所以即便要复联也该由她主动才对。心是这样想,却不敢豁出去做一次行动上的巨人。
    她人生中有一半的勇气都是谢司晨给的,可胆怯和退缩也全因为他。
    人有这样一个弱点,真致命。但还好他总是足够强大,从不成为把柄。是沉知许自己,不肯放过自己。
    带着这样的夙念一直到叁月中,模拟法庭的事情即将落幕,不少学生找她填写实践报告,风风火火忙了这么久,终于有了喘口气的时间。也是在这个节点上,她有了多余的时间,也有了机会。
    那日在饭桌上遥遥一见,沉知许对他印象颇深。除去为自己的解围的感恩,更多的还是被对方的气质吸引。
    系主任常开玩笑说,他们学法律的都很不伦不类,既没有商人满身铜臭的朱门酒肉风范,也没有文学家那样出尘卓绝的风雅高尚,游走于社会的彼端,从不成为一种固定。
    可沉知许却在这个人身上感受得到。
    他是为法律而生的文人。
    在系主任的办公室重见,攀谈之中果真坐实她的想法;“这位是京大的周教授,和你师出同门,曾经也是我的学生。”
    沉知许点点头,对方回予礼貌的微笑。不知道这算一种法则,还是成年人之间的心照不宣,即便不是初次见面,也装出十分的新鲜模样。
    等出了这扇门,沉知许奉命带他参观。可刚才得到过他不少个人信息,想必根本不需要介绍,这位师兄对京华的了解不会比她少。
    于是她开门见山:“上次的事情,我想请您吃个饭。”
    周疏雨对这些人情世故从善如流,坦然自若到像是经常做这样的好人,无半分扭捏和询问,只温声道:“本是同根生,不必说敬语。”
    沉知许愣了一秒,笑了一下。
    想起他席间那天面对酒醉的男人也没说“您”,也许自己真的有些草木皆兵了。
    和聪明人相处是很舒服的事情,即便是沉默也是浑然天成。她说了道谢,他便坦坦荡荡地接受。他自知自己帮了忙,所以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份功禄。
    这令沉知许好奇:“师兄那天为什么会帮我呢?”
    他很是无辜,“因为我的师兄喝醉了啊。”
    “他失言丢的不仅是自己的面子,也是京大的脸面。我有这个责任。无论是作为师兄弟,还是上下级。”
    短短几句话把自己的私心撇了个干净。沉知许当然知道其中不乏自己的原因。但她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和周疏雨有过交集。
    这样的人理应过目不忘的。
    但他不是珍珠蚌,她也不是采珠人。强取豪夺的刨根问底有失风度,更何况她的目的已经达到。
    暂且自欺欺人地认为是自己幸运,遇到了下凡菩萨。世间太多秘密不得而知,真相无迹可寻,如果有缘有分,迟早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临走前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是周疏雨开的口。他的理由是,你以后会用得上。
    “听说你最近在写刑法类的论文,是想在今年便坐牢正教授的位置么?”
    沉知许目前只是副教授,而写论文的目的有很多,功利是其次……只是:“你为什么会知道?”
    周疏雨老实作答,是系主任和他聊到的。
    “我大学修的是双学位,这方面的知识应该会比你丰富一些。”
    他说的很谦虚,一直到很久以后,沉知许才知道他的一些有多丰厚。
    气候不会平白无故下雨,一切都早有预兆。沉知许从不相信免费午餐,即便再无礼也还是问了:“你对每一个新朋友,都报以的这样隆重的善意吗?”
    周疏雨读出她的戒备,反而问她。
    “你名字里的知许,是出自‘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这句诗吗?”
    沉知许说,是。
    “我很喜欢这首诗。这个理由给你。”
    荒谬。
    沉知许看着他湮灭在夜色里的身影,只觉得错愕。
    只是还没来得及深思,便被一阵手机铃声打破静谧气氛。昏暗的地下停车场,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格外清晰。
    是谢之盈。
    她接起来,对方火急火燎的声音透过电波灼伤耳畔。
    “沉老师!您现在有空吗?我伯父他……他被人打住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