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就像走钢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他们认识开始到那天为止,谢司晨从未发过脾气。
    沉知许一直以来都很气馁,好像那些她费尽心思得到的成绩和排名,日以继夜想要赶超的心情,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无论是输是赢,谢司晨都不会露出沮丧或是失望的神色,更不会对她报以烦恼的模样。
    所以沉知许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
    他说:“我不是不能等你,也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没办法接受,直至今日,你做出每一个重要人生选择的时候,都不考虑我。”
    起码应该让他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你沉知许想要出国,当然可以,因为那是你的未来,你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可是谢司晨呢?为什么你没有把他规划进你的未来里。
    她无数次惊醒,都在审问自己。
    甚至在他苦苦挽留的时候,毅然决然地抛下一切远走他乡。
    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为什么还是觉得心里有了缺口,每当一个人的时候就像进入了冬天,不断地被风吹过,加霜成茧,隐隐作痛。
    沉知许在短暂的等待里将这阵痛觉回顾,再看谢司晨,却说,“算了,当我没问。”
    你又逃避。
    她心里的声音在谴责。
    而谢司晨真就不再言语,静静地将烟抽完。火光到尽头的时候,她的衣服也整齐地回到了她身上。
    层层迭迭,裹出一个铜墙铁壁的心脏。
    雨停了,不需要伞了。
    沉知许把手心覆在他的手背上,“回去吧。”
    路程开到一半,她才想起来自己从未告诉过谢司晨现在在京都的住址。她是有自己的房子的,但偶尔时间来不及,会住在宿舍。
    今夜的疯狂显然明早要付出腰酸背痛的代价。沉知许不愿迟到,于是伸手调整他的导航。
    谢司晨看了一眼,变道,拐弯,什么也没问。
    猜一个人的心情太冒险,沉知许心念再缓缓,不要每次见面都把气氛弄得剑拔弩张。
    可他好像存心想让自己不好过,在她离开时告诉她。
    “婚姻已经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
    大学同居的那段时间,沉知许愿称之为她这辈子最麻烦也最幸福的时光。
    京华和京大在教育竞争上长年难舍难分,都属国内顶尖的一流学府,可这样一对宿敌,却各自坐落在京都郊区的两个南北极端,对于身处那个交通工具尚不发达的时代,口袋里的余额也尚不宽裕的大学生来说,说一句相隔万里也不为过。
    两所高校常有交集,所以谢司晨和沉知许这样的情侣并不罕见。只是同人不同命,两个灵活脑袋有奖学金可以做同居的经济基础,侥幸避开了一周见一次面的悲苦宿命。
    不过这被人羡慕的环境下也常有烦恼,比如要更早地起来上课,比如落了东西会比别人更麻烦。
    尽管谢司晨和沉知许都不是粗心的人,但还是偶尔会东窗事发。
    那天沉知许恰好被抽中了作业展示,幸运得五雷轰顶,连忙抽出手机,趁着下节课还没开始,赶紧让上午都处于空闲状态的谢司晨送过来。
    男朋友最近在参加一个比赛,虽然能够待在家却比沉知许还忙。昨晚为了一个图表熬到凌晨,还没睡醒就被使唤过来,怨气自然不用说。
    沉知许虽然知道他不会有怨言,可白白打扰他的睡眠时光,有愧于心,暗忖一定要好好补偿。恰逢课间男班长过来问她一些事情,她便顺口讨教:“男生如果帮了别人忙,一般会想要什么礼物作报答?”
    那时候的沉知许已经不再拘泥于班委这个位置,不仅参加了大大小小的组织和社团,还得到了授课老师的赏识,开始着手一些有含金量的项目。
    于是便理所当然地忘了,男班长在不久前帮她做过一个ppt。
    不是什么大事,班级的例行班会。他们辅导员懒惰成性,抛给学委,而沉知许不小心忘了。
    同事之间互相照应,更何况只是小事。
    彼时谢司晨尚未露面,她也不是爱分享自己私事的人,所以在别人眼里看来,爱情状态未卜。
    男班长没想到沉知许会记得,更没想到她还想报答,一时之间羞红了脸,很难不往那方面想。
    于是嗤嗤喏喏地,半天才憋出一句:“……请吃饭?”
    沉知许转了下笔,回忆着谢司晨的饮食喜好。
    不过都是情侣了,请客吃饭什么的,不会太显生疏吗?
    她几乎都能想象到谢司晨拒绝的表情,先是惊讶地挑下眉表示不解,然后困倦地打个哈欠,端着他的咖啡杯钻进书房里,在门合上之前飘出一句:“不去。”
    他只对沉知许感兴趣,却对沉知许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例如她的钱。
    “花我的也一样。”
    他总是这样说。
    于是沉知许的表情在几秒里从思考变成了尴尬,摆摆手,对男班长说:“那还是算了。”
    对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执着起来:“……学校外面的小吃摊也行啊。”
    “什么小吃摊?”
    谢司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的。
    沉知许早就注意到的,从教室里的喧闹声突然安静了一瞬的那一分钟起。
    没反应过来的是男班长。他瞪着眼看这位身姿卓绝、相貌郎俊、从未见过的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递给沉知许以后,那只手极其自然地揉了下她的头,语气亲昵:“马虎死了。”
    沉知许很会卖乖:“不是有你吗。”
    他很淡地扯了下嘴角,却是真的在笑。
    那天以后,她有一个校草级别的男友的事情不胫而走。
    沉知许预料了这样的发展,所以不关注绯闻怎么传。谢司晨这种人,无论在哪里都会大放异彩,这个既定结果她从初中开始就习惯了。
    只是很奇怪,没过两天,她躺在床上敷面膜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发件人是男班长,内容是:你有男朋友为什么还要靠近我?
    那个年代还没有普信男这样的字眼,沉知许蹙着眉想解释清楚。
    她大概能够猜得到对方这样发言的理由,但她并不认为自己有过什么出格行为,更没释放过什么错误信号。
    事实是这样,但陈述却很难。更何况要洗脱子虚乌有的罪名。
    删删减减了五分钟,谢司晨裹着浴袍滚出来了。他头发都没擦干,就往床上扑,目的地极其明确,直接把脸埋进女朋友的胸里,小狗一样乱蹭。
    正准备上手,就被打了一巴掌。
    他好不委屈,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肩胛骨,爬起来看沉知许:“怎么了?”
    女朋友的脸色很凝重,把手机界面举到他面前。黑的字和白的光,只两秒就变成背景板被虚化,谢司晨看到了是她皱起来的脸。
    他存心不正经,吻上来:“你背着我勾搭别的男人?”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她脑子里再无有关男班长的事情。满心满口都是,谢司晨,你变态。
    他把她绑住床头,作案工具是他高一那年抢走她优秀学生代表时,系的那条领带。
    为什么这么久远的东西他都留着?沉知许被插得模模糊糊的时候,没忍住问。
    谢司晨正忙着在她胸口种樱花种子,一个一个啄吻成花瓣的形状,开成一片粉红颜色,深深浅浅,教人看一眼都要眼热。
    “我觉得很有意义。”
    在这种吃醋的时刻,用来惩罚,更有意义。
    沉知许摸不透他的性癖,谢司晨伸手扣住她的腰身将她拉回胯下,一边把自己满满当当地送进去,一边捏她软肉的腹部。偏要惹得人尖叫,收缩着甬道将他湿湿热热地含住,才喘着气教她:“做多了你就知道了。”
    沉知许嘴硬说才不要,脑子稍微清醒一点,就开始不服。自己明明和男班长毫无纠葛,凭什么受他谢司晨的气?挣扎着想离开这早被折腾得乱七八糟的床,可又哪里抵得过男人的力气,两个人交合处还紧密相连,他要得急促又深沉,一个不小心,就把人顶到了不该顶的地方。
    几乎是哐当一声,沉知许手被绑着,眼泪汪汪。
    他居然还意思笑,一边花枝乱颤一边去揉她的脑袋。
    “有生之年居然能见到独角兽。”
    他好轻佻。
    可轻佻的人缓慢地抽出来,用手指把她送上高潮,处理好残局以后只套了条内裤就去厨房里煮鸡蛋了。
    沉知许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感觉到有一个烫烫的东西在碰自己的额头,挥着手想赶走,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潜意识里笃定一定是谢司晨在搞鬼,于是脱口而出:“你别闹了!”
    他被气笑,使了点劲摁下去。
    沉知许被痛得抽了口凉气,直接醒了。
    “你是不是白眼狼?”
    “是谁害的!”
    枕头大战一触即发,打到最后没有胜负,彼此疲惫,决定休战。
    关灯前房间里最后留下的画面,是谢司晨蹲在床边剥鸡蛋给她吃。
    “我刷过牙了。”
    他满脸不在乎,把蛋黄塞自己嘴里,把蛋白留给她。
    “没事,过了十二点了。”
    ……
    男班长的那条短信沉知许没有回,这个号码她也没有拉黑。这还得托谢司晨的福,他说:“你平时除了上课和他几乎没有交集,简单几句话都能引人遐想,解释起来就让对方更有文章可做了。干脆别管,反正也不重要。”
    沉知许觉得在理。
    只是口口声声说不重要的人,那段时间频繁地出现在她班级门口,美其名曰京华的饭真好吃。
    大度的形象根本维持不了一会儿。偶尔碰上了当事人出入教室,还要假装认识地打个招呼,说谢谢你平时照顾我女朋友了。
    搞得男班长极其难堪,可到底也没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沉知许那时候嘲笑他:“不过是个乌龙。也值得你这么紧张?”
    他说:“你很珍贵的。”
    谢司晨不允许任何意外发生。
    他不能接受,任何会导致他失去沉知许的意外发生。
    可是他能够杜绝很多乌龙,能够未雨绸缪,却不能够干预她的选择。
    沉知许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才明白,他那时的心情。
    爱你就像走钢索。
    我不怕自己下坠,我怕你放弃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