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骄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互联网普及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个辩题在过往比赛里被双方辩友答了个透烂。
    谢之盈认为矛盾具有相对性,有好也有坏。对于大学生来说,最大的好处应该就是消息传播更便捷高效了。
    比如法学院近日入职了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女教授,履历不过短短两周就已经席卷全校。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来我们学校教书啊?”
    就连女生宿舍,也终日不乏讨论的声音。
    对于梦想成为一流律师的谢之盈,对这些话题尤其乐此不疲。
    “说不定是副业呢?不是有一句话这样讲吗,大学里的老师就是你出了社会后能接触到的人脉天花板。”
    越是深究,她对沉知许的崇拜就越厚重。甚至乎翘了自己的选修,去旁听了几节本尊的授课。原以为只是一场理想上的灵魂共鸣,怎知竟彻底被她的个人魅力折服,以至于盯着人的目光太过火热,被点了个名,还惹得哄堂大笑。
    谢之盈自知脸面全无,不敢再出现在偶像面前,只好灰溜溜地回去继续钻研自己的中法史论文。
    本以为交集到此为止,正期待着下学期课表里能够被学校听见卑微的祷告,添一格沉教授的姓名,却不曾想只在此之前,就在别的地方先一步实现了愿望。
    那天她走在春意渐浓的小径上,正盘算着自己周末该如何度过,眼睛一扫,就看见了混在一群学生身影里极其格格不入的谢司晨。
    舍友见她停住脚步,还奇怪地扯了一下,“怎么了?”
    谢之盈如临大敌。
    “我伯父。”
    舍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吓了一大跳,在她肯定的眼神里得到答案,错愕到想打破砂锅问到底:“这么帅?单身吗?”
    谢之盈赶紧把人打发走。
    红梅已经谢败,枯留棕色的枝丫,等待着被下一场隆冬洗礼。柳树见状连忙抽条,盘在桥的两侧,以免赶不上春的开场。
    日光柔和地浇灌,呵护着波光粼粼的湖面。
    谢司晨的迈巴赫停在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可他不知道,让人脚步放缓的并不是被占据的拥挤空间。
    “伯父。”
    小姑娘娇俏的声音将他从沉思中拉回来。
    谢之盈背着书包站在他面前,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渺小过。明明生活里常常被人羡慕身高,可在谢司晨面前,一米七出头也不过堪堪够到下巴。
    被俯视了大概几秒,他应该是想起来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不知道哪门子的远房亲戚。
    直接问太尴尬,他说:“你在这里读书啊?”
    谢之盈黑着一张脸:“对,读大二。新生开学的时候爸妈还让我请你吃了顿饭。”
    她没记错,就是她请谢司晨吃了顿饭。那是一个夏末,京都即将进入秋季,余热未消,谢之盈站在米其林餐厅门前,感觉自己的心拔凉拔凉的。毕竟她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这么点,在已经工作多年的谢司晨面前简直是杯水车薪。偏偏他还恬不知耻地说:“这里离公司近,凑合吃吃。”
    毫无压榨大学生的自觉。
    后来在爸妈口中听了一些他的工作性质,对喜爱压榨良民的资本家的厌恶又更上一层楼。
    可这厌恶中又夹杂着对长辈的尊敬和崇拜,十分矛盾。
    他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而谢之盈太幸运,和他一个姓氏。有这样一个家族的骄傲摆在自己的人生里,就免不了接受以其做榜样的洗脑教育。
    谢之盈是个智性恋,大抵是因为自己的智商不高。初中某一年寒假,因为数学没及格被刚好来拜年的谢司晨调侃了几句,报仇雪恨的种子就此埋下。高中叁年,她一直以这份又爱又恨的心情追逐这位伯父,立志要出人头地,将录取通知书摆到他面前示威。
    她果真做到,虽然费了很大的劲。
    那年暑假她一直在月城等着谢司晨归来,每日擦拭京华金光闪闪的校徽,只为将荣誉保持最好的色泽,以示自己并不矮他一截。
    只是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却没等到意料之中的夸奖和鼓励式的佩服。
    那时候谢司晨面对兴冲冲的她,已经全然忘了几年前自己说过话,甚至都没多看谢之盈几眼。
    他的目光紧紧地锁在京华的校徽上,像是在看什么失而复得的宝物。
    谢之盈后来想起来,又觉得不像。那眼神分明是不舍和……痛苦。
    谢司晨这样的人也会流露出那样的神色吗?
    大学生活真这么难忘?
    可她明明记得,这位伯父的母校并不是京华。
    “您来我们学校干什么?”谢之盈问。
    总不能是来找她的吧?
    可是不是来找她,还能来干嘛呢?
    谢司晨没看她,往她身后抬了下手。
    谢之盈满头雾水地回头看,就那一秒,脑子直接空白。
    那女人踩着高跟从楼梯上款款而落,杏黄色的连衣裙束着纤纤细腰,绸缎一样的色泽,和她浓黑稠密的秀发一样惹人观赏。
    大抵是有些疲惫,她明艳的五官染上两份不耐,徒增距离感的同时又让人提起心跳,生怕扰了这份清冷的美丽。
    沉知许就是这样矛盾。
    常常让人错觉性格活泼,可多数时候都喜欢冷着脸,令人望而却步。
    “沉、沉老师……”
    少女的声音如同蚊蚁,带着颤音。沉知许本来没看到这个人,现在看到了,也全然没印象。
    不过她站在谢司晨旁边,沉知许便多问了一句:“你朋友?”
    “好像是侄女还是堂妹?”
    谢之盈内心怒吼,都不是!
    不过沉知许也不在乎。她拉开车门,把包往副驾一丢,冲呆若木鸡的小朋友抬抬下巴:“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
    我们?一起?吃饭?
    谢之盈的眼眶瞪得欲裂,看向谢司晨,根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了什么。
    可连自己是什么辈分都记不起来的伯父理所当然般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绕到驾驶座,插上钥匙准备走人。
    透过前窗,谢之盈可以看见他一边发动引擎一边低声和沉知许交谈。
    对方并不耐烦,挥挥手,看嘴型大抵是在说,随便你。
    什么情况!
    这可是谢司晨。
    尽管谢之盈不愿意承认,但她还是很清楚自己这位家族骄傲的行情的。从小时候起,谢司晨的爸爸妈妈就是亲戚们争相巴结的对象,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生出了这么个聪明脑袋,更因为经商多年累计下来的财富。
    家世好、长相好、人品……这个谢之盈不好评价,可如果很是败坏的话,那些女人应该不会涌上来。
    在京都读大学这两年,她和谢司晨见面的次数少之又少。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她兼职的特殊性,还是血缘在作祟,她在这浩荡的城市里居然总是能偶遇到这位大牌亲戚。
    每一次碰见,谢司晨身边都有不同的女伴。
    甚至于有一回谢之盈在高尔夫球场当球童,在大人物们都走了以后听见那些女人的议论。
    “他就是华总的那位身边人?”
    “长相好合我的胃口啊。如果能和他谈一次恋爱,就算捞不到钱我也是愿意的。”
    “你想的倒美。他们这种阶层,怎么会轻易做出选择?”
    “你的意思是短择伴侣?诶,那我也不亏啊,哈哈……”
    谢之盈不敢再听下去,转头把这个小八卦分享给了慕晴。
    慕晴气得眼泪汪汪,当晚就去打探谢司晨的行程,决定空降告白表心意。
    前有狼后有虎。在她印象里的谢司晨,从来都不缺女人。
    无论是好是坏,盛开还是蔫败,他的目光都从不停留。
    谢之盈看着闭着眼靠在副驾驶的沉知许。
    即将落幕的日光温柔地落在她身上,扑得面容和身躯都染上一层细腻的金闪,绸缎裙子折出波光粼粼的华丽光芒。她闭着眼小憩,唇角连一点弧度也没有,全然不顾旁边是谁在和自己说话。
    谢司晨拿她没办法,索性放弃。临锁门前突然想起什么,冒出个头问了句。
    “你上不上车?”
    谢之盈咬着牙,“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