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这次真是麻烦谢助了。”
    迫切想要握住自己的传递殷勤的双手,推杯换盏间碰撞出来的清脆声音,丝滑淌入玻璃容器里酒红色的不菲酒精,混合在一起时便制造出了一个带有醉意的谢司晨。
    他想自己或许是真的太久没参加这种饭局,才会几杯下肚便出现幻觉,在月城的会所门前见到了那个早已离开的人。
    “沉知许?”
    就算知道是梦,他也还是想要一个确认。
    只是那人竟真的循着他的声音转过头来,露出那张他不能再熟悉的脸。
    粉黛未施,穿着随意,如果不是长靴裹着脚踝,谢司晨险些真以为这次梦到的剧本是婚后生活。
    “你怎么来了?”
    他不知道会是什么走向,但很是期待,笑眯眯地靠近。
    结果下一秒,沉知许说的话就让他彻底清醒了。
    她说,我来找你上床。
    *
    谢司晨其实很能喝酒。
    可是他的能喝和寻常意义上的酒量好不一样。他可以喝到对方抱着酸掉的胃部吐个天昏地暗,也依旧清醒,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干什么,事后也不会断片。但是只要一杯下肚,他的体温会开始上升,伴随着发酵的酒意,将大脑醺个昏昏然。
    是介于一杯倒和千杯不醉之间的奇人,没人知道他的上限和下限。
    “干什么?前几天没喂饱你?”
    对于这种性需求,从高中时代开始,谢司晨就极其热衷。
    现在进入了成熟阶段,对欲望的渴求更上一层楼。
    况且他从来不会拒绝沉知许。
    因为不知道怎么拒绝。
    所以一进门就脱去了外衣,一件一件应声而落,将自己像剥糖果一样脱了个干净,站在沉知许面前。
    修长有力的双臂没让她有逃跑的机会,刚察觉到她退半步的动作,就连人带魂一起扯到了酒店自带的厨房里。
    挺拔的性器杵在沉知许的肚子上,隔着一层内衣都能感觉到的硬度和温度,以不容小觑的姿态挤进她的双腿之间,喉咙里卡着一声惊呼,是她被谢司晨抱到了流理台上。
    “冷……”
    她倒是不矫情,知道是自己送上门,哪怕被强硬选择了欢爱地点也毫无怨言,伸出纤细的双臂围住他的颈部,两只芊芊细手像跳跃的蝴蝶搭在他脑后,胸乳涌上来,几乎要将呼吸淹没。
    他喝了酒,喷洒出来的气息好像都能让人醉,又热又稠,像熬烂了的糖浆,舌头一喂进来就甜得受不了,津液控制不住地分泌,交缠在一起。
    沉知许感觉到他的手卡在自己腋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醉了,脑子都慢半拍。她急着要,于是引领他伸进来,解开自己的内衣扣,丰满柔软的乳肉煨了他满掌。
    谢司晨没忍住笑,嘴上不饶人:“这么想啊?”
    他用气音说的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把人托起来往上举,单手掰开一双嫩白的腿,手指一勾内裤就掉下来,那处如他所想般湿了个彻底,透明中带着乳白颜色的体液被拉出一条银丝,被他睨着眸勾断。
    “自己坐上来。”
    这个姿势实在困难,难得她居然真的愿意。真正挺进来的时候两个人都觉得有些受不了,沉知许太湿了,又足够紧致,慢慢地喂进去尚且有缓冲的时间,偏偏她吃得急,又含得深,一时之间卡在半路,缓着这份致命的快感。
    谢司晨抬手拍了拍她的小屁股:“放松。不想我操?”
    她听了就乖乖把环在腰间的双腿分得更开,任由他挑着眉插进来,往更深更麻的地方顶。
    偶尔肏到凸起的敏感点,眼泪便控制不住地要滑出来,沉知许哭哭啼啼地被他对折,整个小穴都暴露在他眼下,被操得汁液横飞,被掐得满身红痕。
    “呜呜……唔……啊嗯……”
    她胸大,都剧烈运动的幅度晃得生疼,被谢司晨注意到了,狠狠往上面扇了两巴掌。
    “不是要挨肏?哭什么?”
    才不是哭。可是说不出话,他的体温好烫,连带着肉棒一起,温暖得像个炙热星球,满满地塞进自己的身体里,将指尖的寒冷都驱散。
    现在还是冬天吗?
    沉知许觉得自己在出汗,整个背部都爬满了湿滑,朦胧里看见脑袋上的灯光在晃,好刺眼,她只是微微眯了下眼,再睁开见到的就是谢司晨如曜石般漆黑耀亮的双眸。
    这也好刺眼。不然她怎么会眼眶发酸。
    他摸着自己的背部一下下安抚,像个满分的爱人,温柔得不像样子。
    可是又残忍得可以,一次又一次罔顾她的呻吟和求饶,用滚烫粗壮的性器将她钉死在胯下。
    做到最后,他的好心情简直写在脸上,可沉知许知道他这不是愉悦。后入的姿势又深又狠,几乎要将她肏到失禁,可越是讨好他就越是变本加厉,往她最害怕的地方弄。
    尾椎骨都快要被撞碎。明明是要取她理智和清醒的力气,落在背部的亲吻却极尽柔情,似点水般的触感,痒得人心颤,软得人心惊。
    “到底在哭什么?”他好无奈的样子,伸手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指腹蹭着她的泪痕,似不经意般问,“这些年也在别人身下这么哭?”
    不等她回答,就自己确定了答案,装作不在乎地叹口气:“我不是教过你吗?”
    性器抽出来,只埋一个龟头堵住入口处,丰沛的水液被堵在交合处,沉知许收缩着腹部,叫得嗓子都哑了。
    “不要求饶。”他说,“你忘了?你越是求饶,越是讨好,我就越是……”
    他一边说一边插进来,明明刚刚才操开的软肉又不长记性地缠上来,紧紧地箍住他。
    谢司晨蹙着眉,不满地顶弄,硬是要插到她臣服为止。
    “停不下来。”
    高潮的时候,他咬着自己的耳朵说了这四个字。
    沉知许根本听不清楚,只能模糊判断。
    她被操得泄了不知道几次,抽出来以后那小洞甚至都合不上,被谢司晨喂了两根手指进去,抽抽插插之间又是一股水液咕叽,整个人都爽得抽搐起来。
    “只、只给你操……唔……”
    如果此时视线清晰,应该是能看到他的瞳孔有那么一瞬间收缩了。谢司晨将长指埋入,俯下身去,神色柔和,“你说什么?”
    沉知许哭得双目通红,抽噎着重复,“我只让你操。”
    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谢司晨有点后悔了。
    不应该弄得这么狠。起码要让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这种情况下说出口的话,让他该怎么信呢?
    所以只能轻轻捂上她的眼睛。
    “好了沉知许,你该睡觉觉了。”
    可颤抖的声音骗得过被欲望拽住尾巴的她,却骗不过自己狂喜的心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