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天,顺便上个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智彬小心翼翼地看向沉清:“我想不起来了。”
    男人靠在书桌旁,挑眉看着她:“打开电脑看看。”
    她有不祥的预感,下意识拒绝:“不要。”
    “我已经看见了。”
    唉。
    她认命地按下休眠键,唤醒了电脑,污秽的色情内容让她大脑一片空白。是了,她昨晚在搜索3P的色情电影,画面恰好停在了女主角的小穴和后穴都被两根粗壮的阴茎填满的那一瞬间,她的前方还有一位被捆绑的男人,露出痛苦的表情看着他们做爱。
    “哈哈……我只是看看。”
    她讪笑着喝了一口水,酸涩的柠檬味道正如她苦涩的心情。怎么刚好就是这部电影,刚好就是这一个镜头,她的内心在尖叫。
    沉清拍了拍沙发,示意她坐下:“Chole,我觉得我们需要坦诚地聊一聊。”
    “是,老师。”犹如角色扮演一样,两人自然地切换了角色。
    “首先,我想知道你喜欢这种电影吗?”
    “我只是好奇,谈不上喜欢。”
    “那你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代入了哪个角色?”
    她想了想,回答:“我也不知道,有时候代入妻子,有时候代入丈夫。我觉得这种被强迫的元素很吸引我,但是……”
    她瞥了一眼沉清,继续说:“我不理解为什么丈夫看着妻子被岳父和小舅子玩弄还硬得起来,尤其是后面他们还强迫妻子给丈夫口交。”
    竟然还是乱伦……沉清有些无语,这未免有些太重口味了。
    他思索片刻,开口:“在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你说你是圈外人。你知道圈内是什么样子吗?”
    她惊讶地看向他:“都是这个样子吗?”
    “不不不。”他摇了摇头,“大多数时候里面的人只是分享经验或是找主、找奴,也有人只是借着交友的名义约炮。但是偶尔会有人组局,例如会有绿帽奴邀请陌生人去侵犯他的妻子。”
    她的双眼陡然瞠大,色情电影竟照进现实。
    “有一次,一个和我关系比较好的群友邀请我去酒店,那时候我还比较年轻,还不明白很多事情,于是我就好奇地去了。”  他看了看她惊讶的表情,小心翼翼地组织语言:“他示意我先把他绑起来,再把他的妻子绑起来调教,让她丈夫看着她被别人玩弄,当时我觉得……很有意思。但是我没和他的妻子发生性关系,因为他还叫了另外两个人来,我觉得有点太脏了。他明明都兴奋到射了,看起来非常满意,但我们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为什么?”
    沉清叹了口气:“我也想了很久。或许是因为绿帽奴本身就是无法自洽的,他幻想有一个更强的男人侵犯自己的妻子,实际上是将妻子当作了自己的所有物,甚至是自己延伸的一部分,那个更强的男人只是在侵犯他自己。
    他往往扮演被捆起来、无力抵抗的角色,从这种侵犯中感到羞耻和痛苦,同时还满足了他的窥淫癖。但正是因为无法抵抗,他可以将一切痛苦的来源都推到别人身上,人性卑劣的一面就此被接受,从而感到轻松愉悦。
    回到现实世界后,为了维持这个观念,他要不就是恨曾经侵犯过妻子的人,要不就是羡慕,将其看作自己的理想人格,是更强大的他自己。”
    他沉默了片刻,继续道:“不知道是否正确,但我是这样想的……他们的想法,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理解。我们绝对不能做这样的事,好吗?”
    “嗯,我保证。”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又好奇地问:“老师,你现在还混圈吗?”
    沉清愣了一下,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我很久没有关注过了。”
    “是因为圈子里太乱了吗?”
    “有一部分是。”
    “还有一部分呢?”
    他强硬地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前,听到她吃痛的呼声,故作凶狠地压低嗓音:“剩下的大部分,是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和我非常契合的人。”
    怀里传来她沉闷的笑声,明知故问:“谁啊?”
    “是一个刚刚还在看3P绿帽调教色情电影的变态。”
    她抬起头,狠狠捏了一把他的腰:“你怎么好意思说我,你比我变态多了!”
    沉清挑眉:“我又不否认,反而你倒是承认了。”
    她意识到掉进了语言陷阱里,低头小声反驳:“变态挺好的……至少做爱很爽。”
    “还好你遇到的是我。”他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轻轻浅浅地吮吸,珍重地亲吻她的唇,感谢她与自己相遇。
    她红着脸推开他,转移话题:“我看片的口味确实比较重,但我又不会真的去做。”
    “是吗?我想看你的搜索记录。”
    “这……不太方便。”她心虚地瞥向仍然亮着的电脑屏幕,想要伸手合上电脑,手却被沉清按住。
    “我想看。”
    “好吧。”她叹了口气,抱起笔记本电脑递给他,整个人鸵鸟似的埋在他怀里。
    定期删除浏览记录和搜索记录真是个好习惯,她看见Poxxhub搜索记录里密密麻麻的色情词汇眼前一黑。
    Anal(肛交)?其实还好。
    Bondage(捆绑)?非常正常。
    Public(公共场所)…  Urethra(尿道)…  她可以解释。
    “Lesbian(女同性恋)?”沉清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你是双性恋吗?”
    “不不不不,”她疯狂摇头:“我不是!”
    她的脸从刚刚开始就涨得通红,勉强找回思路,小声解释:“怎么说呢……我很享受被服务的感觉,这类视频Fingering(指奸)和Licking(舔穴)的时长都很长,而且质量很高。”
    沉清想起一些和她的回忆,勾起了嘴角:“我记住了。”
    “Dogging是什么?遛狗吗?”他点进一看,主要内容却是野外自慰被偷窥或是和陌生人做爱。
    她解释:“和Public(公共场所)差不多,但是强调有陌生人在偷窥或者参与。”
    “你想这样玩吗?”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想的,但是这样很不安全,所以我不会去做。”
    他摸了摸下巴,思索片刻,说:“我觉得你可能只是想追求刺激。可以只露出,不让陌生人发现。你觉得怎么样?”
    她想象到了那个场景,不由得有些兴奋,点点头。
    沉清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我很期待。”
    她的搜索记录已经翻到底了,见状她看向沉清,要求:“我也要看你的。”
    “没问题。”
    没有片刻犹豫,沉清就答应了,登录了自己的账号。她点开他的搜索记录。
    “DDLG?”她点击这个关键词,显示该词语因为违反平台规范而搜不到任何内容。她有些困惑,和沉清对上视线的一瞬间恍然大悟:“因为平台担心真的有Little  girl?”
    “是啊,为了提防恋童癖。”他低头在她耳边说:“但是我真的很喜欢DDLG……上次我玩得很高兴。你呢?”
    “我也是。”她瞥了他一眼,欲言又止,最后又忍不住说:“其实我买了一条新裙子,很可爱的那种。”
    他眼睛微微眯起,压低了嗓音:“是穿给爸爸看的吗?”
    “嗯……其实出门也能穿,但是我想要爸爸第一个看见。”
    “爸爸现在就想看。”
    她放软了声音:“不要嘛,我们下次去外面再穿给你看。”
    “外面……?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她被他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反问:“你觉得怎么样?”
    他环在她腰间的手轻轻掐了一下,带着笑意:  “我觉得不错。”
    她隐隐感觉大腿下方有个坚硬的物体正在苏醒,轻咳一声,继续翻看他的搜索记录。都是比较常规的搜索词,只是掺杂了一些教程。她问:“你还需要看教程吗?”
    “当然要了,这样我才能好好服务你。”
    “我很欣赏你的服务态度。”
    他凑近她的唇,低声道:“奖励我。”
    她轻笑一声,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她的手指插进他的发间,弄乱他用发蜡固定的发型。一吻结束,她的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撒娇似的直直盯着他,提出要求:“你今晚能留下来陪我吗?我给你准备了睡衣。”
    闻言沉清掩饰不住地笑弯了眼睛,她为自己准备了睡衣,他再次对两人的关系有了实感。他捏了捏李智彬的脸,假装生气地说:“你有备而来。”
    “对啊。我先去洗澡,你先等我一会哦。“
    她捏了回去,随后站了起来。
    他应了一声,没有等太久她就带着水汽从浴室出来了,穿着非常普通的家居服。他隐隐有些失望,以为今晚可能要发生些什么,可能是他多想了。
    她一边擦头发,一边催促他:“快去洗澡啦!睡衣我待会放在洗手台上。“
    沉清被她赶到了浴室,她的浴室出乎意料地大,甚至有一个正常尺寸的浴缸。如果刚刚只能算是做客,从这一刻开始,他真切地踏入了她的领地。浴室里还弥漫着水雾,她的沐浴露是某五星级酒店的同款,洗发水也是,一切都和他的很不一样。他沐浴在她的气味中,一边清洗身体,一边感到有些紧张。
    他擦干身体,来到了洗手台前。样式普通的睡衣迭得工整,一副平光眼镜端正放在上方。他瞬间勾起了嘴角,戴上了眼镜,镜中自己比平日里多了几分知性。
    她真的很喜欢老师,或是有一些daddy  issue。还好这都是他擅长的领域。
    他踏出浴室,却找不到她的身影。
    “Chole?“
    “爸爸,我在这里。“
    床帘从里面掀开,女孩有些羞怯地探出头来,明亮的眼睛仰望着他:“爸爸……“
    他喉咙发紧,忍不住上下扫射了她一眼。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蓬蓬袖和胸前的荷叶边衬得她娇俏可爱,下摆迭加了裙撑,层层迭迭的像是云朵一般柔软纯真。如果……裙子不那么透明的话。透过轻飘飘的裙子,他能看见紧贴着她身体的叁点式镂空内衣,形似束缚带的白色粗网向下连接,没有任何束缚的作用,只是装饰性地强调她的身体曲线。最引人在意的乳尖被一对桃心状的乳夹夹住,垂下的蝴蝶结吊坠之间有一条金色的细链互相连接,正是刚刚在情趣用品店见过的款式。
    他的视线下移,推测这件内衣必定是连体衣,在裙摆之下的景象光是想象都让人血脉喷张。
    这身装扮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用透视能力偷窥他人的变态。
    他嗓音沙哑,问道:“不是说等到以后再给爸爸看吗?“
    她胸前抱着一只小熊,乳肉被挤压的模样清晰可见。她佯装可怜地说:“爸爸,人家忍不住想给你看嘛。“
    “坏孩子。”
    -----------------------------------------------
    作者:
    唉,懂得都懂,这两人又要狠狠做爱了!
    也可能不狠狠地做,毕竟play才是最好玩的。

章节目录